小说百科

广告

行家:徐君红_冬梅时间:2012年04月03日 白亮亮的阳光,仿佛罩上一层泛着丝质光泽的白绸,将冰雪覆住的世界折射成一面巨大的七彩的多棱镜。天,瓦蓝着高深,云,飘逸着水润。而白得耀目的雪地,光滑平整,琉璃晶莹,令人不忍踏足。…[详细]

行家:索桥时间:2012年03月08日 索桥(六月的雨)火车快速行驶着。几天的停停启启,一群群人上来,一群群人下去,除了每隔几个时辰报站的声音,车上只剩下一片昏昏欲睡的死气,都歪斜着脑袋。看了看表,凌晨四点二十分。坐在对面的男人丝毫没有被火车的轰隆声吵扰到似的,手里的报纸已经被压得变了形,他瞟了一眼那个男人,接着摆弄手里的手机:信息——短信——收件箱——返回——返回——返回——电话簿…右拇指在拨号键停下了。几天的转车、坐车、转车,时间已…[详细]

行家:鱼儿悠游时间:2012年02月17日 。悔文/瑜儿那天根本不该出门,很多个日子以后,每每想起,扬子还是如此懊悔。那天,一个极平常不过的日子,天是半阴半晴的,扬子匆匆起床吃了点东西,从棚子里推出三轮车,准备出去摆摊。娘从里屋出来,薄薄的单衣挡不住晨起的冷风,干裂的双手递给扬子一个温热的小布包,是几个鸡蛋。扬子一言不发,接过鸡蛋放在车前的布兜里,心里惦记着收摊回来记得给母亲买一盒擦干裂的油。扬子的记忆里没爹的存在,他也不会叫爹这个字。听娘…[详细]

行家:鱼儿悠游时间:2012年02月27日 岁月是一条流淌的河 乡土 文/瑜儿 王老太和刘老太其实是一对亲家,王老太的女儿嫁给了刘老太的儿子。亲家一词,指的通俗。 王老太命不好,中年守寡,只有一个女儿。她不是本地人,沾了女儿的光,得以离开了穷山旮旯搬到平原来住,又因为女婿是生产队队长的关系,她在村子里也分得了一块地,女婿又给盖了两间茅屋,这就算是安了家了。 王老太很勤快,人又干净,养…[详细]

行家:鱼儿悠游时间:2012年02月14日 网络一棵开花的白菜文/瑜儿母爱,很多时候,其实无言--题记厨房的墙角靠着一棵脏兮兮的大白菜,蛋娃老婆收拾厨房时顺手就给扔了出来,三四月的白菜不经摔,一下就摔散了架,几片叶子碎落,露出里面白生生的菜心,白菜已经有些开了花,一小朵白菜花羞涩的撑破叶片,隐约的冒了出来。白菜是过年的时候,蛋娃从菜市场买的,当时买了好几棵,零零碎碎的吃掉了,庄户人家不管日子过得多好,过年还是要买上几斤萝卜白菜的,蛋娃老婆不…[详细]

行家:马东_小鱼儿时间:2012年02月25日 父亲自从当了村里的会计后,常常是半夜才回家。母亲因为这事没少和父亲吵架,父亲总是呵呵一笑就过去了。母亲以为父亲过了新鲜劲就能按时回家了,可是后来父亲反而更厉害起来,更晚回家了。这让母亲十分恼火。…[详细]

行家:索桥时间:2012年02月22日 索桥(六月的雨)“咕咕咕咕……”外面传来鸡叫声,从窗口往外看去,是几个小孩在追逐着一只大公鸡玩闹。窗户的玻璃陈旧得多,还没翻修。屋里很简陋,靠门的地方摆着一个小火炉,上面的铁盒冒着热气,里面只有一张可容一人的床,床上什么也没有放,只有一个包,里面放着鞭炮,烧纸,钱,酒。强子坐在火炉旁的小木凳子上,凳子稍微挪动都会发出嘎嘎吱吱的声响,强子坐得很稳,手里拿着一个缺了一角的骰子,目不转睛地看着,入了神。…[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