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百科

广告

行家:iennnse时间:2013年02月03日 窦昭看着纪氏的一举一动,强忍着才没有笑出来。 她刚进侯府的时候,没少给魏家那些管事妈妈或是管事们这样的脸色看。玉簪一个因机缘巧合才上位的小丫鬟,哪里经得住这样的场面?无所事事地被晾在一旁,听着纪氏身边丫鬟的冷嘲热讽、看着纪氏身边婆子的冷眼的玉簪决定去找妥娘。…[详细]

行家:8c小说百科时间:2012年06月22日 第1章意外的意外启明徘徊在校长办公室门前已经大约两个小时的时间了,可他就是没有勇气敲响校长办公室的门,更没有决心就此罢手,离开校长办公室门前。纠结!启明的内心从没有如此的纠结过,从小在乡下长大的他,根本就不懂也不会做这种行贿的事情,可今天他必须要完成一项使命,那就是行贿他的领导——刘进步,刘校长。作为乡下孩子的他,当年能被市体校拳击项目破格录取是一件相当不容易的事情,只可惜,在五年的训练中,由于一…[详细]

行家:徐君红_冬梅时间:2012年04月03日 白亮亮的阳光,仿佛罩上一层泛着丝质光泽的白绸,将冰雪覆住的世界折射成一面巨大的七彩的多棱镜。天,瓦蓝着高深,云,飘逸着水润。而白得耀目的雪地,光滑平整,琉璃晶莹,令人不忍踏足。…[详细]

行家:俏眉儿时间:2012年03月29日 今天老子和你们这些小屁孩一起合谋杀了一个人,杀的还是个孩子! …[详细]

行家:姜雨彤时间:2012年03月11日 真情在外人的眼中,现在的我与这座白色大房子中围困的男女无异。连我自己也赞同这一说法。但是我不能说,只有不停地对自己说要寻找契机以求突出重围。我天生就应该做演员。我的模仿能力之高超,连自己都惊异。每当我用诡秘的眼神,口中呓语着不着边际的话,这座大房子内未曾泯灭良心的一两个穿白大褂的人连连摇头说疯了,是真的疯了,好好的人竟然也能逼疯。可惜啊,可惜。我是疯了。只有这样,我才能得到安全的生活。我不是没有尝…[详细]

行家:索桥时间:2012年03月08日 索桥(六月的雨)火车快速行驶着。几天的停停启启,一群群人上来,一群群人下去,除了每隔几个时辰报站的声音,车上只剩下一片昏昏欲睡的死气,都歪斜着脑袋。看了看表,凌晨四点二十分。坐在对面的男人丝毫没有被火车的轰隆声吵扰到似的,手里的报纸已经被压得变了形,他瞟了一眼那个男人,接着摆弄手里的手机:信息——短信——收件箱——返回——返回——返回——电话簿…右拇指在拨号键停下了。几天的转车、坐车、转车,时间已…[详细]

行家:郑亚芹_子墨时间:2012年02月29日 结局(小说)城里的月光文/子墨舞蝶(一)彦青懒洋洋地躺在秸秆堆上,头顶的繁星闪烁,月光轻柔地洒在身上。乡村里的夜很静谧,耳畔有虫子的呢喃,不知道谁家的狗不时地狂吠几声,惊扰了夜的清幽。清新的风吹过,花香夹杂着叶子的味道,然而一切在彦青心里都变淡变远......“瞧瞧你那没出息的彦青,整天吊儿郎当,别指望跟我家亮子比!”“你家亮子有啥了不起的,大学生咋了,大学生一样找不到工作回家来种地!”“你说的是…[详细]

行家:水陌时间:2012年02月15日 网络手机里的爱文/水陌家明觉得宝儿是世上最美丽的姑娘,家里的老婆更不能比。家明是一个好男人,爱家爱儿,只是觉得这个毛病是世上所有已婚男的通病,所以,轻易地原谅了自己,并狂热地追求宝儿。那一刻,他真的有一种只要美女不要江山的豪气。宝儿是一个聪慧的姑娘,她欣赏家明这个男人,同时也清楚家明不是她的那杯茶。只是,怎么也劝不服家明的追求。他依然狂热。某天,宝儿带家明去了一家手机商行。她叫柜台小姐拿出各式手机…[详细]

行家:水陌时间:2012年02月16日 欧歌欧歌/水陌1自我懂事起,就清楚这个世界是不公平的,像我,一出生身体就有缺陷,偏还出生在一个贫苦的家庭,上有姐姐哥哥,下有弟弟妹妹,根本拿不出空闲的钱来给我做手术。虽然这真的只是一个小小的缺陷——有一对手指是粘连在一起,一对手都是。在常人眼里,在亲人嘴里,我常常听到,彩芳,这真的不算什么缺陷,你不能因此而自卑。有句常话说,针不刺到肉不知痛的,站着说话的人不腰痛。我信。我自卑得很,就如粘连的手指一…[详细]

行家:鱼儿悠游时间:2012年02月17日 。悔文/瑜儿那天根本不该出门,很多个日子以后,每每想起,扬子还是如此懊悔。那天,一个极平常不过的日子,天是半阴半晴的,扬子匆匆起床吃了点东西,从棚子里推出三轮车,准备出去摆摊。娘从里屋出来,薄薄的单衣挡不住晨起的冷风,干裂的双手递给扬子一个温热的小布包,是几个鸡蛋。扬子一言不发,接过鸡蛋放在车前的布兜里,心里惦记着收摊回来记得给母亲买一盒擦干裂的油。扬子的记忆里没爹的存在,他也不会叫爹这个字。听娘…[详细]

行家:索桥时间:2012年02月22日 “舞阳,你的电话,他说他是你同学。”“哎,我知道了。”正在宿舍阳台浇花的舞阳放下手中的喷壶,急忙转身向电话机走去,“喂,请问你是哪位?”“我,姚柯啊!哎,咱们去外面玩儿会儿,我在广场东面大厦旁等你啊,不见不散!拜拜!”没等舞阳开口,对方已匆匆挂了电话。来电的是她的高中同班同学,一个中等身材长得挺有气质的小伙子。现如今已步入大一了,身上还是带着点顽皮的性子。舞阳一点也没变,仍旧一身橘黄色连衣裙,白色…[详细]

行家:鱼儿悠游时间:2012年02月29日 雷雨之夜文/瑜儿---祝贺中国共产党建党九十周年夜20:05苍南县丰裕乡杨村天,低低的黑,暴雨如注,沉沉的雨雾里看不清任何东西一个临时搭建的简易棚里,四十五岁的苍南县县委副书记林勇正焦躁的在棚里来回的走,他头发凌乱,眼里布满血丝,一看就是严重缺觉的样子。这时,帘子被撩起,办公室秘书小李用茶缸倒了点热水端过来,林勇推开茶缸,沉声问道:“王乡长他们还没回来吗?”“还没有,雨大路滑,估计还在田村!”小李…[详细]

行家:鱼儿悠游时间:2012年02月27日 岁月是一条流淌的河 乡土 文/瑜儿 王老太和刘老太其实是一对亲家,王老太的女儿嫁给了刘老太的儿子。亲家一词,指的通俗。 王老太命不好,中年守寡,只有一个女儿。她不是本地人,沾了女儿的光,得以离开了穷山旮旯搬到平原来住,又因为女婿是生产队队长的关系,她在村子里也分得了一块地,女婿又给盖了两间茅屋,这就算是安了家了。 王老太很勤快,人又干净,养…[详细]

行家:寒江独钓客时间:2012年02月16日 我也说声对不起(小小说)谨以此篇写给我那一份没有结果的爱情,那也是一年的盛夏。——题记这是一个盛夏的午后,无风,给人一种很闷的感觉。此时,我经营的小小心情饰品店已少有顾客。挂在墙角的电视,除了播放无聊的广告,就是什么三角恋、婚外情的节目,让人的心情更烦,索性起身关了电视。空荡荡的小店只有我和她相对而坐。还好,有她。静静端详着她,任凭一种很幸福很知足的感觉在细胞蔓延,于是起身。很快,我就把一只精致的…[详细]

行家:水陌时间:2012年02月24日 无1.因为一场生病,我的爱情受到了考验,得出的结果是——不通过。于是,我失恋了。生病的人不是我,是他。生病不可怕,可怕的是身体生病,爱情也接着生病。于是,那个细心地照顾过他的护士医好了他的病,还成了他的老婆。他来给我派喜贴,连头也不敢抬,支支吾吾地说,不是我要来,是她非要我给你派的。我接过,一眼不看,轻蔑地说,为你这个男人值得这样来炫耀吗?然后,随手一撕,告诉她,我没空去看秀。祝你们的幸福半途而废…[详细]

行家:鱼儿悠游时间:2012年02月14日 网络一棵开花的白菜文/瑜儿母爱,很多时候,其实无言--题记厨房的墙角靠着一棵脏兮兮的大白菜,蛋娃老婆收拾厨房时顺手就给扔了出来,三四月的白菜不经摔,一下就摔散了架,几片叶子碎落,露出里面白生生的菜心,白菜已经有些开了花,一小朵白菜花羞涩的撑破叶片,隐约的冒了出来。白菜是过年的时候,蛋娃从菜市场买的,当时买了好几棵,零零碎碎的吃掉了,庄户人家不管日子过得多好,过年还是要买上几斤萝卜白菜的,蛋娃老婆不…[详细]

行家:鱼儿悠游时间:2012年02月27日 平淡平淡爱情/瑜儿引子我遇见他是在网络上。其实我不多话,只是偶尔练练笔,在那个集体空间贴一些生活短章。他就是这么熟悉了我的。不,也不叫熟悉,彼此没有见过面,只在空间这么回帖。不多的交流里,我仍能感觉他是一个极儒雅的男人。他很内敛,情感埋藏很深,我从没在集体空间里见过他贴过什么,哪怕一点有关他自己的生活片段。但我总觉得,他是个有故事的人。我对这个男人充满好奇,总想挖出点什么。于是,一个偶然的机会,我…[详细]

行家:鱼儿悠游时间:2012年02月27日 爱某年某月的某一天/瑜儿一女人爱上了男人,某年某月的某一天,她来到男人居住的城市。火车到站的时间刚好是凌晨,女人缓缓的,从长长的车厢一路走过,眼角飘过窗外,室内站台上有几盏灯,昏黄的亮着,几个卖货的推着小车在灯下兜售零食。周围并不嘈杂,这只是一个小站,没有多少上上下下的客人。女人只带了一个随身的小包,却穿了一件厚厚的羽绒服。女人记得,男人以前在Q对她说过,十二月份的他那里,空气会冷得像冰。男人言语…[详细]

行家:鱼儿悠游时间:2012年02月27日 瑜儿一你是我的世界,而我只是你一处途径……题记那个日升的晨,她站在木屋的顶。她喜欢在日升日落前眺望,这是她的王国,安静又自在。她已经习惯了这样孤独的行走,习惯了一个人在王国里巡视,一天一年日日月月。偶而的游人并不能打扰到她的平静,她只是淡淡的,微笑经过转身回避。可那一天是注定与众不同的。那个晨,她站在木屋的顶,山间的小路曲曲折折,天然的翠绿自然成为屏障,她看见从石阶攀登而上的他,一步步的,走进她眼…[详细]

行家:顾之痕时间:2012年02月26日 千年之恋千年之恋/顾之痕一千年,弹指即逝。轮回,继续上演。千年之前,沫儿已逝,随后,蓝轻仙离世。这个世间,独剩下火沐风一人,他自是不会苟活,于是,选择轮回。他们摆脱了蓝家和火家的姓氏,也脱离了前世的记忆。千年之间,不会有人再记起他们。生活,一如往昔。彼时,神界的统治者名唤天年,是千年难得一遇的奇才。在天年的统治下,神界开始了史无前例的强大,异界的纷争也就此隐匿。与天年青梅竹马的女子名唤迷迭,是天后…[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