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百科

广告

某年某月的某一天,伤痛的爱情在哪里?

2012-02-27 22:02:05 本文行家:鱼儿悠游

爱某年某月的某一天/瑜儿一女人爱上了男人,某年某月的某一天,她来到男人居住的城市。火车到站的时间刚好是凌晨,女人缓缓的,从长长的车厢一路走过,眼角飘过窗外,室内站台上有几盏灯,昏黄的亮着,几个卖货的推着小车在灯下兜售零食。周围并不嘈杂,这只是一个小站,没有多少上上下下的客人。女人只带了一个随身的小包,却穿了一件厚厚的羽绒服。女人记得,男人以前在Q对她说过,十二月份的他那里,空气会冷得像冰。男人言语

   
  

爱

 

  /瑜儿
  

              一
  女人爱上了男人,某年某月的某一天,她来到男人居住的城市。
  火车到站的时间刚好是凌晨,女人缓缓的,从长长的车厢一路走过,眼角飘过窗外,室内站台上有几盏灯,昏黄的亮着,几个卖货的推着小车在灯下兜售零食。周围并不嘈杂,这只是一个小站,没有多少上上下下的客人。
  女人只带了一个随身的小包,却穿了一件厚厚的羽绒服。女人记得,男人以前在Q对她说过,十二月份的他那里,空气会冷得像冰。男人言语不多,但说过的话女人都记得十分清楚,每句甚至每个字。女人也不明白,自己一向不是个精细的人,往昔的人和事,许多已久远模糊,唯有跟男人认识后的点点滴滴,女人一丝一毫也不曾忘却。有时吃饭,有时睡觉,有时街头散步,男人的影子就突然的跳出来。于是女人的嘴角,就微微的上翘,口袋里掏出手机,编辑好几个字,输入熟悉的号码,发送…
  “在哪呢,想你了……”
  不到一分钟,手机屏幕亮了。女人按下阅读键:“丫头,我在开会呢,想你……”
  女人笑了,她喜欢男人这么称呼自己,虽然自己其实早过了能被称之为丫头的年纪。
  女人是孤儿院长大的,性格有些孤僻和古怪。三十多岁至今未婚,因为容貌出众的关系,女人的周围从不缺乏追求者,然而从小的自卑都变成了傲气。女人的心在现实里被包裹成铜墙铁壁。也许是从小缺乏家庭温暖,也许是男人的关爱和保护,让女人体会到了一种久远的幸福和依赖。说不清为什么相爱,总之就是爱了,而且如胶似漆。男人和女人变得一日不见如隔三秋。虽然网络上的爱情,常常被人们嗤之以鼻,然而女人总觉得自己和男人的爱情,与众不同。有人说,网络是双面的,你看不清别人,别人同时也看不清你,女人就是抱着这样的心态,在网络里放任着自己的心。身边的女友劝女人:网络,那都是假的,别傻呼呼的当真,不然吃亏的早晚是你自己。
  可感情这东西,一旦付出便再也收不回,女人知道,男人有家有孩子,自己与他是不大可能的,可是一次次的离开又回来,纠结的两颗心受尽煎熬,男人和女人都无力改变现状,于是他们相约,十年后,等他们都老了,男人一定会对他的妻子提出离婚。
  然而日历只走过一年,男人突然提出了分手,而且态度变得冷漠,无情,短信不回,QQ头像再也不亮。手机不接,后来甚至换了号码。女人无数次在黑夜流泪,日子变得晨昏颠倒,女人第一次感到了天塌了的滋味。几十个日夜纠结无果。女人决定相亲,想匆匆把自己交付给另一个陌生的男人。
  相过亲的那个晚上,女人把电脑上的灰尘擦拭干净,呆呆的坐了半晌,突然翻开桌上的日记本,日记本中间,有两人热恋时,男人留给女人的家庭住址以及单位住址。女人看着看着,泪就滴在本子上,瞬间湿透了纸张…
  于是,女人来了男人居住的城市,男人的城市空气冰冷,哈出的热气瞬间变成白烟,这个安静的小城,实在没有多少繁华,房屋是那种低矮的圆润,街上的树婉约秀丽。女人第一次呼吸着男人呼吸过的空气。心中掠过一丝幸福的酸楚。


  二
  女人很轻易的就找到了男人居住的地方,小城实在不大。
  女人迟疑的站在男人居住的楼下,男人住在二楼,靠窗的那间,男人不止一次的告诉过女人,自己家的阳台,自己家的窗户,窗帘的颜色,甚至阳台上的几盆小花。热恋的人往往是没有理智的,可,男人真的没有说谎…女人抬头久久的凝视,一眼不眨。
  楼内有人出来,铁门发出哗啦啦的响声,女人下意识的缩下脖子,把自己隐在高高的衣服领子里,其实没有人注意他,人们都在忙活着自己的事。小城的冬天,树叶凋零,寒风呼呼,一派安静与萧瑟。大街上的行人都是衣服紧裹,来来往往默默行走,向着自己的目的地进发。女人突然觉得自己好傻,何必呢,何必再来,曾经的热情已然消退,既然已经决定分开,再见,何必….
  女人用力抽了抽鼻子,忍回呼之欲出的眼泪。咬咬牙,转身离开,
  天完全黑透的时候,女人已经站在旅店窗前,桌上摆着一张回程的车票,女人沉默的站立着,透过模糊的玻璃窗,女人看到窗外,星星点点的灯火,远远近近,宁静的小城之夜,竟然分外美丽。这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女人在想,这里没有一个自己认识的人,哦不对,有男人,因为男人,女人才觉得这个陌生的小城有一份难言的亲切。可是,如今的男人,在哪里呢…
  女人的眼光望去对面,对面的小楼已经亮起了盏盏灯光,透过朦胧的窗帘,女人知道,那窗子里面的灯下,一定很温暖。女人的目光急切的搜索着,她知道,男人的习惯,不管多冷的天,下班,都要先拉开窗帘。男人说,窗外有世界,女人不懂,也许,似懂非懂。
  二楼的窗帘果然半开,女人回身,包里拿出一架小小的望远镜来……
  屋里,三个人在围桌吃饭。女人一眼就看到了男人,男人跟照片上一摸一样,有着一头浓密的黑发和一张棱角分明的脸。旁边…那是他的妻吧,长长的头发,清秀的侧脸,那个是他们的儿子吧,一个俊帅的少年。多么温馨,多么温暖。女人的心有些酸楚的疼,她清楚的看见,男人吃得很慢,却不停的给妻子夹菜添饭,妻的发丝垂落,男人马上会伸手轻轻拂去,女人看见,男人的脸上有笑,神情是那样的温柔。那是爱吧,如果不爱,又怎么会有那样的细致温柔。如果不爱,如果不爱……
  女人缩回手,轻轻关上窗户。躺到床上,一任泪水滂沱。
  夜,冷冷沉沉,除了桌上那张车票。一切,已经与她无关。


  番外:
  男人缓缓伸出双臂,从轮椅上抱起妻,截去下肢的妻娇小无力,身体仿佛一片羽毛。
  “今天感觉好吗?”
  “嗯,”
  “明天想吃什么,我去买!”
  “别浪费钱了,我活不了几天了…”
  “瞎说什么,医生不是说,做了手术,康复的希望很大吗?不要瞎想,会好起来的,相信我。现在,乖乖睡觉!”男人有些愠怒。伸手抚平妻的被角,看着妻安静的闭上双眼,抬手把台灯调到最小,然后起身离开。
  男人走到书桌前,打开电脑,上线,隐身,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做。只是发呆,只是愣愣的看着那个灰扑扑的QQ头像。他抬起手,想去抚摸那个头像,心里却隐隐的疼起来。疼得他不得不捂住。
  揉了揉酸涩的眼睛,男人深深呼出一口气,然后起身走到窗前,缓缓的拉上窗帘。


  某年某月的某一天,
  就象一张破碎的脸.
  难以开口道再见,
  就让一切走远.

  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我们却都没有哭泣.
  让它淡淡地来,
  让它好好地去.

  到如今年复一年,
  我不能停止怀念.
  怀念你,怀念从前.
  但愿那海风再起,
  只为那浪花的手,
  恰似你的温柔.
  ……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本文行家向Ta提问

鱼儿悠游鱼儿悠游,本名何瑜,博客名瑜儿,热爱文学,喜欢写作,尤以写小说为主,作品散见《旅途》《散文选刊》《笔友》《牡丹江晨报》《咸阳文化》等报纸杂志网刊。现任几大论坛版主,两家原创文学网站编辑,新浪草根博客编辑。希望能有个交流的平台,互相学习,共同进步。

行家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