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百科

广告

寒冷雪夜,这对夫妻发生了什么?

2012-02-27 16:25:19 本文行家:鱼儿悠游

雪雪夜/瑜儿男人和女人结婚好多年了,在外人眼里他们是一对非常般配非常恩爱的夫妻,事实上,多年白开水一样的婚姻让女人早已疲惫不堪,没有爱情存在的生活平淡又无奈,女人爱书男人爱玩女人好静男人好动,女人爱写一些花花草草多情浪漫的文章,男人看都不看嗤之以鼻,女人有着复杂心酸的成长,性格敏感又自卑,男人也一样,当初为了互相温暖走到一起,却随着时间的推移淡忘了当初的甜蜜。生说中太多的摩擦外人不知的战争时有发生

雪

/瑜儿

  
  男人和女人结婚好多年了,在外人眼里他们是一对非常般配非常恩爱的夫妻,
  事实上,多年白开水一样的婚姻让女人早已疲惫不堪,没有爱情存在的生活平淡又无奈,女人爱书男人爱玩女人好静男人好动,女人爱写一些花花草草多情浪漫的文章,男人看都不看嗤之以鼻,女人有着复杂心酸的成长,性格敏感又自卑,男人也一样,当初为了互相温暖走到一起,却随着时间的推移淡忘了当初的甜蜜。生说中太多的摩擦外人不知的战争时有发生,每次战争过后,女人常泪流满面的想,好累啊,老天怎么给我这么一段不如意的婚姻,不公平的人生...
  男人不是一个很能赚钱的主,虽然十分勤快赚的钱也只能够一家三口的日用开销并无多少余钱,好在女人很会过日子而且对金钱的意识也很淡漠,所以,男人不发神经,两人不吵架的日子倒也平平静静比较安稳。
  女人身体不是很好,身上有大大小小的毛病虽不要命也常为之痛苦不已,多年前一次吵架,天寒地冻身着单衣跑出去冻了几小时的女人从此换上了关节疼痛,再加上多年的操劳,生孩子,每到变天就膝盖麻木疼痛难忍而且手脚冰凉,从前每次女人半夜疼痛辗转难眠,男人都会默默地拉过女人的手和脚紧紧地抱在自己怀里,不断的揉搓,用身上的体温让女人渐渐暖和,这样的温柔,常让女人悄悄的落泪,感激无比。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男人的脾气变得非常暴躁,也许是年纪渐长有了压力,事业不顺当家庭经济负担沉重,一点小事看不顺眼也是咒骂砸摔得家里整日不得安宁,男人女人开始了冷战,开始了互相伤害,一语不合就会吵得面红耳赤不可开交,日子好像总在煎熬和爆发中渡过,终于在男人甩了女人一耳光撕破女人的爱书砸坏女人的东西后,女人提出离婚继而回了娘家。
  这么多年,女人从未因为吵架之类回过娘家,甚至极少在娘家多呆,总是匆匆来匆匆去,忙碌的好像家里随时可能着火一样。当初家里是坚决不同意他们的婚事,是女人坚决要嫁的,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不管是为了面子还是自尊,女人都不愿对母亲诉说自己的委屈,所以即使争吵战争不断母亲家人却从不知情,母亲看着回家还带着衣服的女儿很是讶异,听到倔强的女儿第一次说出离婚这个词语,母亲简直呆住了,女儿的泪第一次在母亲面前如洪水决堤....
  母亲开始和父亲轮番劝着女儿,看在孩子的面子上,看在谁谁的面子,打这个比方讲那个道理,女儿的眼睛红肿的可怕,人也沉默的可怕,她知道这些道理,十年了她都是宽容的体贴的忙碌又尽心的在经营这个婚姻,嫁给男人那天起就决定这一生都要对他好,疼他爱他敬他....可是...搂紧了怀中的孩子,眼泪又缓缓的滴落,落在孩子温热的小脸上,也落在母亲的心上,母亲缓缓背过身去,也悄悄落了泪,其实母亲知道女儿的苦女儿的累,那个做母亲的会不知道自己的孩子心里的伤有多深....
  刚回娘家住了几天,女人的心却已经有点焦急,家里不知道是不是一团糟了,那个家伙有没有按时吃饭,地里的庄稼要灌水了,厨房里还发着面,孩子也老问爸爸呢...他打来这么多电话自己一个都没接,她知道他是不敢来家的,这么多年在父母眼里的好女婿形象,算是全完了,平静了几天,理智也慢慢的回笼了,最初的怒火变得淡了,心境相对平和点,女人也开始焦躁起来,难道又要妥协吗,不妥协又能怎么办?离婚?离了呢?孩子怎么办?跟着自己没爸爸,跟着丈夫自己舍不得,可是不离,五天一大吵两天一小吵,每次吵架完了自己还伤着心流着泪,他倒没事了死皮赖脸嘻嘻哈哈的求她原谅,安生不了几天毛病又犯,真怀疑他是个没心的男人,没有爱的婚姻再这样继续下去,日子都变成了折磨......
  想着想着,女人不由得弯下腰揉了揉腿,天阴的好重,大概是要下雪了了,两条腿隐隐作痛,出来得急没带厚毛裤,现在天色已晚了,就是赶着去买也已来不及,算了先贴块膏药,今晚早点上床明天再说吧,女人不由得长长地叹了口气,慢慢的拖着沉重的双腿回到了房间里,屋子里四岁的儿子正缠着姥爷讲故事,母亲带着老花镜,在给孩子补衣服,儿子简直太好动了整天蹦跳的跑个不停,不是这里磕了就是那里衣服扯破了,女人皱了皱眉头,伸手想拉过儿子,一下没站稳晃了一下,母亲讶异的问她怎么了,她轻轻的笑了笑说没事,父亲扫了她一眼,没说话。
  渐渐黑透了时,屋外飘起了雪花,一会功夫院子里就莹白一片,儿子早被母亲抱到后面房子睡觉去了了,寒气慢慢袭来,坐在被窝裹着被子的女人还是觉得腿钻心的疼,想起为了节省几个钱自己的腿拖了这么多年,不好吃不好穿,把心都揉碎了给了那个家,到底换来了什么呀,鼻子一酸眼泪就刷的流了下来....
  正胡思乱想间,忽然院子里狗开始叫了,这么晚了是谁頂着风雪来串门呢,她没动,有点迷迷糊糊的发困,隐约听见父亲出去开门,大声的说着话,听不清楚,忽然房间的门被推开了,进来一个白花花的人,女人睁眼一瞧,眼前这个全身都是雪的抱了一堆东西的可不是自己刚刚还在正在咒骂的男人,女人呆呆的愣着,男人憨憨的笑着,拿起怀里的东西递给她,“这是厚毛裤,暖水袋,膏药,还有你和孩子的换洗衣服,你走得急什么都没带,我看变天了,知道你会腿痛的,本来下午就要来的,后来又下起了大雪,所以....”
  女人还坐在床上直愣愣的瞅着男人,一言不发,男人衣服上全是雪和水,还有泥,看得出好像是摔了一跤,还摔得不轻,脸上不知是几日未刮胡子,全是胡茬的脸看起来很憔悴,手里托着一个裹得严严实实的塑料袋子,看着他那个笨拙的呆样子,女人想起了十年前,也是这样的夜晚也是这样的寒风,女人负气挂了男人的电话,因为不喜欢他老来接她,同事们都取笑她,还让他请客,他总是憨憨的笑着,一副被宰也高兴的傻样,她嫌他文化不高,沉默话少,不大乐意这门亲事,长久下去弄假成真她就没办法脱身了,谁想到挂了电话不到半小时,他就骑着摩托车赶了几十里来到她宿舍门前,小心翼翼的陪着不是,求得她原谅,然后又匆匆的赶了回去。他就是那个时候打动她的吧.....被人在乎的暖流注入了她那干涸的心,女人心忽然的就软了,两行热泪顺着脸颊哗哗的往下淌,后来竟嚎啕大哭一发不可收拾起来。男人慌了神,丢下东西扑过来抱着女人,柔软的笨拙的给女人擦起了眼泪,
  “你怎么了?是不是还生我气?我错了我罪该万死我不该动手打你,你....”
  “你来干嘛”她问
  “啊,我....”
  “你什么你,你拿这些衣服干嘛”
  “我不是怕你...”
  “怕我什么。怕我再回去是不是?想让我在娘家永远住下去是不是?”
  “哪有啊,你不在家里空荡荡的,白天吃饭没滋味晚上睡觉没意思,我想你了,早想来接你了,就是怕...”
  “你根本就不在乎我,还打我..”
  “我那不是失手嘛,以后再不敢了,以后你就是咱家的武则天,太上皇,你让我朝东我不敢朝西好不好?”
  “你的意思是我一贯不讲理了??”
  “是我不讲理”
  “看你脏的像个泥猴,脱了衣服坐上来吧”
  “我这不是着急吗,我怕你腿痛的晚上又哭,没人给你揉,路上太滑了连人带车摔到小沟里了,是不是很痛啊”
  “疼死算了一了百了”
  “别胡说了,你死我我抱谁去啊,你死我也不活!”
  “........”
  “......”
  “...........”
  夜,好静好静,雪越发下的大了,世界都笼罩在一片纯洁的微光里,后屋明亮的灯光下,父亲依然站在门边,抬着头不知再看什么,良久良久,他忽然回过身对母亲说:“这场雪下的好啊,瑞雪兆丰年呢,明年一定会是个好光景的”!母亲点点头,满是皱纹的眼角有着亮晶晶的东西,低下头看了看熟睡的孩子,长长的,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广告

本文行家向Ta提问

鱼儿悠游鱼儿悠游,本名何瑜,博客名瑜儿,热爱文学,喜欢写作,尤以写小说为主,作品散见《旅途》《散文选刊》《笔友》《牡丹江晨报》《咸阳文化》等报纸杂志网刊。现任几大论坛版主,两家原创文学网站编辑,新浪草根博客编辑。希望能有个交流的平台,互相学习,共同进步。

行家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