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百科

广告

树叶心

2012-02-27 15:40:45 本文行家:鱼儿悠游

瑜儿一你是我的世界,而我只是你一处途径……题记那个日升的晨,她站在木屋的顶。她喜欢在日升日落前眺望,这是她的王国,安静又自在。她已经习惯了这样孤独的行走,习惯了一个人在王国里巡视,一天一年日日月月。偶而的游人并不能打扰到她的平静,她只是淡淡的,微笑经过转身回避。可那一天是注定与众不同的。那个晨,她站在木屋的顶,山间的小路曲曲折折,天然的翠绿自然成为屏障,她看见从石阶攀登而上的他,一步步的,走进她眼

相爱

瑜儿

     你是我的世界,而我只是你一处途径……

     那个日升的晨,她站在木屋的顶。她喜欢在日升日落前眺望,这是她的王国,安静又自在。她已经习惯了这样孤独的行走,习惯了一个人在王国里巡视,一天一年日日月月。偶而的游人并不能打扰到她的平静,她只是淡淡的,微笑经过转身回避。

    可那一天是注定与众不同的。

    那个晨,她站在木屋的顶,山间的小路曲曲折折,天然的翠绿自然成为屏障,她看见从石阶攀登而上的他,一步步的,走进她眼前那片晨曦里。他不是这附近的居民,他的装束很奇特,但是很俊俏,她不得不承认他是个俊俏的人,她目不转睛的追随着他的脚步,少女天然的娇羞让她更加美丽动人。于是,她跳下木屋,踩过湿漉漉的草地,绕过山峦,向他停驻的地方靠近。

    她站在他面前时,他已经摸索的绕过一丛绿,停歇在山间的碧水前。碧水湖畔有一棵高大的树,长着满树心形的叶子,他惊叹着摘下一片,亲吻着赞美着。他是个天生的浪漫主义,对于美他毫不吝啬口水,他有着高大伟岸的身躯,一双动人的黑眼睛,还有一些她从不曾遇见过的温柔,不,也许她根本不知道什么是温柔,她只是觉得,他跟其他人不同,他的神态很端庄行为很得体,他只是微笑的镇定自若的望着她,眼里有掩饰不住的欣赏。

他说:“女孩,你是这桃源的主人么?你的微笑真的好美,你的青丝飘逸,你走路的姿势如此轻灵,噢,美丽的女孩,你和你脚下的这片风景,都如此纯洁动人。请让我靠近,我没有恶意,我只是想读你,读你的王国。读你如此干净柔美的桃源世界。”

 

    她知道,这座山很偏僻,没有什么名胜,没什么热闹气氛,甚至很少游人。而他,一个误闯的客,他只是累了,他在俗世摸爬滚打的功成名就,可他很孤独,那些女人像蝴蝶一般围绕着他,但没有人读得懂他的心思,他痛苦的逃避了,他来到这座深山寻觅清幽。

   自从无意中见到她,他就醉了,这里风景幽美,这块石头适合休息,他停下了流浪的脚步,他引经据典感慨万分,渊博的知识派上了用场,他用了真情来观察一棵树的萌芽,一朵花的绽放,一只小鸟的歌唱,一片叶的枯黄。他天生有些浪漫还有些敏锐,他爱上了她纯净的眸子,爱上了她一头柔长顺滑的青丝,他爱上了她轻灵的笑声,甚至爱上那一树的心叶,爱上了这一湖碧水。每当她在水中洗发,那湿漉漉的青丝散乱的轻甩,每个溅起的水珠都能让他瞬间丢了魂魄。是的,他很会说话,这是他从小到大训练出来得巧嘴,看见碧水无波清澈动人,他顺手一块石子投入,激起几分涟漪,他说:

  “真美,这溅起的水花,晶莹剔透,多么像鱼儿的眼泪。”水跟鱼儿,又跟眼泪有什么关系?看着她疑惑的眼神,他说:“不是有首老歌吗:有人说,高山上的湖水,是藏在地球表面上的一颗眼泪……”

  听着他那些赞美,她感动极了,这里太安静,没有什么风吹草动能让她动情。她觉得他真是一个好人,他是多么的真挚,多么的诚恳,他是多么喜爱这里啊……

 

    世界上多少会浪漫的人啊,很多前人都把路想好了,只要见识广,只要肯花心思,什么花招不会。想要吃葡萄就要忍住酸,熟了不就甜了对不对?总是需要一些付出的,有什么不可以的呢,何况她是那么一个单纯的可爱的小东西,他这么想。

   于是,入迷了,愣神了,忘记赶路,甚至忘记了这只是一次短暂的停靠,他长长久久从日出一直坐到了夕照,天边的晚霞多美啊,真是一处宜人的风景。虽然安静,虽然寂寞,可这难能可贵的天然,让他吸入了多少纯粹的干净的空气,健康,养生,绿色天然。他是一个多少有些素质涵养的人,也许还有些脱俗,他绝对欣赏无公害绿色食品,他知道这比那些花花绿绿加了添加剂的食物更好,他打算晚饭也在这里了,就一些天然的荠菜,煮熟了就是一顿美味。多么喜人的一次外出,他用了很多赞美她的语言,于是湖水微笑的对他,山不语,心叶树轻摇树枝,柔风阴凉,她轻轻的拥抱了他,他也微笑的拥紧了她。友好真诚的传递着。两颗心跳动在一起。

  她相信他的深爱,她觉得没有比他和她更幸福的恋人。


   可是,日子过去太久了,他毕竟不是一个能长久清苦的人,他惦记着回程的繁华,他惦记着他未竟的事业他的志愿抱负跟野心,他还惦记他窗外的霓虹灯花蝴蝶般的美少女豪华酒席。他知道今夜最后一班船即将起航,错过这趟就错过又一个花期。他突然醒觉该是归时,于是他转身,脚步是那么匆匆,他甚至来不及跟她说声再见,其实,他也不敢,每次面对那双深情的纯净的眼睛,他都觉得心在颤抖……

  风起了,湖水荡起激烈的波纹,心叶树急切摇动身躯,柔弱的枝想要拉住他的衣服,花儿委屈的歪着脑袋,一片心叶子轻轻地落在了他的胸口。是啊,他们孤独的太久了,看见他就像看见亲人,他们本能的留恋,希望他呆的更久一些。走的再迟一点….

   她是从湖边踉跄飞奔回来的,她是去为他鞠一捧清泉的,水罐碎裂在半路上,凌乱的发丝和着泪在冷风中飞舞,可她甚至没有看到他的背影,风中传递着他最后的余音:等我,我会回来,我会回来……她没有哭,只是弯下了腰,捂住了心口。那里,什么正清脆的碎裂,碎裂……

   从此,无数个日出的晨,日落的黄昏,她都站在木屋的顶, 她在眺望,眺望她的王国,她安静的死寂的王国,从青丝到霜华,从青春到老迈。直到有一天,她再也爬不到木屋的顶端,她慢慢合上了疲倦的双眼,尖利的荆棘瞬间包裹了她。于是湖水干涸了,山峦倒塌心叶树枯死,鸟儿绝迹花儿消失。太阳日夜不来,黑暗统治了世界。从此再无桃源,这里一片荒芜。

 而同一时间,一生纸醉金迷浑浑噩噩的他也倒在了病榻。

 医生打开了他的胸腔,意外地看到,他的心早已遗失,胸口的破洞里甚至没有血迹,只有一片心形的,很老很老的树叶,静静的枯萎。

【完】


  很喜欢齐豫沧桑又纯粹的嗓音。一首老歌《飞鸟,鱼》

 

我是鱼 你是飞鸟

要不是你一次失速流离

要不是我一次张望关注

哪来这一场不被看好的眷与恋

你勇敢 我宿命

你是一只可以四处栖息的鸟

我是一尾早已没了体温的鱼

蓝的天 蓝的海

难为了难为了我和你

什么天地啊!四季啊!昼夜啊!

什么海天一色 地狱天堂 暮鼓晨钟

Always Together Forever Apart

什么天地啊!四季啊!昼夜啊!

什么海天一色 地狱天堂 暮鼓晨钟

Always Together Forever Apart

睡不着的夜 醒不来的早晨

春天的花如何得知秋天的果

今天的不堪如何原谅昨日的昏盲

飞鸟如何去爱 

怎么会爱上水里的鱼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本文行家向Ta提问

鱼儿悠游鱼儿悠游,本名何瑜,博客名瑜儿,热爱文学,喜欢写作,尤以写小说为主,作品散见《旅途》《散文选刊》《笔友》《牡丹江晨报》《咸阳文化》等报纸杂志网刊。现任几大论坛版主,两家原创文学网站编辑,新浪草根博客编辑。希望能有个交流的平台,互相学习,共同进步。

行家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