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百科

广告

七夕,永远的沉寂(下)

2012-02-27 11:37:55 本文行家:鱼儿悠游

七夕7屋前的小花园,是牛郎和紫秋一起慢慢修建的。一起圈地,一起松土,然后到处寻找喜欢的花花草草。这些花花草草,很多很多,他们都说不上名字,但不是味道特别香,就是特别好看。每天,紫秋都会花上半个时辰打理这个小花园,把这个小花园修整得越来越漂亮。牛郎用竹子、树藤、树干在花园边上搭了个小棚子,小棚子下面吊着张双人摇摇椅。每当黄昏,闲来无事的时候,他们总喜欢坐在摇椅上,慢慢地晃荡着,看着花色,闻着花香,感

   

七夕七夕


  7
  屋前的小花园,是牛郎和紫秋一起慢慢修建的。一起圈地,一起松土,然后到处寻找喜欢的花花草草。
  这些花花草草,很多很多,他们都说不上名字,但不是味道特别香,就是特别好看。每天,紫秋都会花上半个时辰打理这个小花园,把这个小花园修整得越来越漂亮。
  牛郎用竹子、树藤、树干在花园边上搭了个小棚子,小棚子下面吊着张双人摇摇椅。
  每当黄昏,闲来无事的时候,他们总喜欢坐在摇椅上,慢慢地晃荡着,看着花色,闻着花香,感受着黄昏的安逸。
  但是,这花园里,有一株很特别的“花”。其实,牛郎不知道它到底是不是花,因为自从紫秋把它种在花园以来,快一年多了,从来没开过花——更糟糕的,这植物还浑身长刺,叶子总是卷在一起,怪难看的。
  牛郎不明白为什么紫秋会喜欢这么一株植物,还特别把它挖回来种着,紫秋噘着嘴回答说,外表丑陋的,说明人家有内在美哩,到时长出个美丽的大红花出来,吓你一跳!
  于是,这丑陋的植物就一直在这花园里存活着。
  夜,濒临三更。
  牛郎躺在床上,慢慢睁开了眼睛。
  他轻轻掀起被子,起了床。他侧过头来看了一下正睡他旁边的紫秋,紫秋侧着身向床外,似乎睡得正沉。
  牛郎看了一眼紫秋,并没有任何动静,他就蹑手蹑脚爬起床,轻手轻脚地下了床,推门出去。
  他并不知道,紫秋并没有睡着。
  紫秋知道牛郎起床了,她只是慢慢睁开眼。听着牛郎离开的声音,她突然觉得心口很疼,疼得她忍不住用手用力按着心房。
  屋外,花园。
  暴雨在下午就已经停了。天空被暴雨洗刷过,显得特别的清朗。此刻,一轮明亮的弯月挂在半空,为大地洒下一片银色。
  牛郎站在摇椅的边上,用手轻轻摇着这张他和紫秋整天坐着的双人椅。
  夜风阵阵吹过,夹着花园的香味,还多了一种不属于这花园的香味。
  他抬头,便看到了一个白色的丽影,正站在花园的另一边——正是那白衣少女,她正低头赏着花,她正在欣赏的,正是那株长刺的植物。
  月色洒在少女的身上,仿似为她笼罩了一层淡淡的朦胧,彷如仙境一般。
  更诱惑的是,牛郎发现白衣少女似乎就穿了这么一件白色外套,外套很宽松但很柔软,衣服随着微风轻轻摇摆,毫不吝啬地向微风出卖着衣服底下的秘密。
  牛郎不禁长长地吸了一口气。
  就在这时,“呼”的来了一阵风,白衣少女的衣服随风飘舞在半空,露出了修长而白皙的大腿。
  头发也调皮地随风而动,少女抬起右手,用右手压着头发。于是,整个右手也完全暴露在空气中——同样的那么白皙。
  同时,风把少女身上的香味,吹送到了牛郎的周围,牛郎觉得自己被这种香味包围住了。
  少女慢慢抬起头,然后轻轻地把头发甩了一甩,带着那种调皮而诱惑的笑容,看着牛郎这边。
  她对自己的的表现很满意,也充满了自信。但是,牛郎的一句话,让她完全失措了——
  牛郎又长长地吸了一口气,淡淡地问道:“你不是织女,但你们的香味完全一样,你到底是谁?你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
  尽管牛郎的口气不能叫冷漠,但平静得完全超出了她的预期。
  她突然觉得有点冷,于是用手把衣服紧了紧。却不肯出声。
  牛郎在等待少女的回答,少女似乎在思考问题的答案。
  牛郎发现少女的神情慢慢变了,诱惑、调皮和笑容都慢慢消失了,换上了一种冷漠——像冰一样的冷。
  然后,少女用一种冷冰冰的语调说道:“我不是织女,我叫皑雪。”
  牛郎只觉得周围的气温似乎也因少女的冰冷变得寒冷了许多,他喃喃道,“皑雪……织女说她有只兔子,也叫这个名字。”
  皑雪似乎没有听到牛郎的说话,她又低头看着那株长刺的植物,“屋子里面的那个女人,如果不治疗的话,活不过两个月了。”她的语气依旧冰冷,似乎在谈论的不是一个人的生死。
  牛郎心里一沉,嘴巴张张合合了几次,最后涨红着脸,大声说道:“你胡说!”
  “这世上能救她的,只有无果花的花朵。”皑雪一直看着那株植物,根本没有理会牛郎。
  牛郎此刻有点不知所措了,不知道是该相信,还是该愤怒。
  皑雪终于抬头了,她看着牛郎,冷冷道:“无果花这植物,要找到并不困难,你花园里就有一株。”
  “是吗?在哪里?”牛郎焦急问道。
  皑雪没有回答,只是用手指了她面前那株带刺的植物,说道:“只是,要无果花开花……”
  皑雪定睛地看着牛郎,“长生水……”
  听到长生水,牛郎心里一凉。
  两年前,他从织女手上得到了他梦寐以求的长生水,并且毫不犹豫地把它一喝而尽。并且,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他一直觉得很开心,很满足。
  但是,紫秋就像拥有无穷的魅力一样,跟她生活的日子越长,牛郎发觉对她的爱就越深了。
  于是乎,不知从什么时候,他开始觉得自己做了一件对不起紫秋的事情,他开始不开心了。特别是每当他与紫秋一起坐在摇椅上闲晃的时候,每当他看到紫秋那种懒洋洋兼撒娇的神情的时候,每当他与紫秋一起在清幽的小径上漫步的时候,他都会有种隐隐的痛。
  他现在想不明白为什么当时没想过要和紫秋一起分享长生水,是因为以前对紫秋的爱不够吗?还是以前他只在乎自己?
  然后,牛郎又想到了织女,他开始奇怪,为什么皑雪也知道长生水。
  “只要有一滴长生水,就能够令无果花开花了。”
  牛郎看着皑雪,想从皑雪的表情中看出些什么东西了,但,他只看到一张冰冷没表情的脸孔。
  牛郎摇头,他的脑袋很乱。
  白天第一次闻到皑雪身上的香味时,他曾怀疑她便是织女,因为那种特别的香味,他实在太熟悉了。但后来的事情,让他否定了最初的想法。特别是皑雪奇怪的表现,让他有了许多的假设。
  皑雪,长生水,然后他想到紫秋,紫秋的病,他觉得这些是有联系的,但是,原因是什么?
  皑雪又说话了,“没有长生水,还有一个唯一的途径。”
  皑雪的目光变得更加锐利,牛郎觉得心里一阵抖索。
  “我知道你喝了一整瓶的长生水,现在只有你的血,才能让无果花开花。”
  牛郎问道:“我需要怎么做?“
  “你让无果花的刺,刺在你身上,无果花就能吸取你身体里面长生水的精华。”皑雪解释道,“每天半个时辰,四十天以后,无果花就开始结蕾,四十九天以后,花蕾就完全成熟。正好能赶上给屋里的那女人治病。”
  牛郎听皑雪说完,不禁开心地笑了。
  “只不过——”皑雪接着道,“尘世间任何时候,有得必有失,你得到无果花,失去的,将是你的长生不老。而且,给无果花的刺到的人,会加快他衰老的速度。”
  皑雪停顿了片刻,接着说:“就是说,你不但不再拥有永远的青春,还有可能死得很快。”
  牛郎的脑袋更加混乱了,突然间那么多的事情,让他一时间接受不了。
  皑雪明显不愿意再待下去了,“要如何做,你自己决定。”说完,她转身准备离去。
  “等等。”牛郎脑海里有许多问题想问,但霎时间不知道从何问起。
  皑雪停了下来,但没有转身。
  “你刚才跟我说的无果花的全部事情都是真的吗?只有它才能救紫秋了吗?”
  “是的。”
  “你……”牛郎迟疑地问道,“你是织女派来的吗?”
  皑雪仍然没有转身,只是扭转头,用眼角的余光扫着牛郎,“你是什么意思?”
  牛郎吸了一口气,“你知道紫秋的病,知道长生水,知道怎么治疗……”牛郎停顿了一会,终于鼓起勇气问道,“紫秋的病,是不是跟织女有关?”
  皑雪霍然转身,瞪着牛郎,愤怒地吼道:“你当年做错了事,织女都万般帮助你,维护你,你现在反倒怀疑织女!你根本就没这个资格!”
  牛郎低下头,不敢直视皑雪那锐利的眼神。
  他想到了一个人,更准确地说,他想到的只是一个名字——匕火。
  本来,他对这个名字并没有太在乎,但一年前,他教紫秋写字的的时候,他首先教她写“紫秋”。教着教着,他从“紫秋”里面找到了“匕火”这两个字……
  从那以后,他就经常会想到“匕火”这个名字。
  皑雪看牛郎一言不发,转身迈开脚步,从她身后,传来了牛郎声音:“是不是没有‘匕火’这个人?”
  皑雪的脚步放慢了,终于,她吐出了两个字:“没有。”
  8
  牛郎从花园走进屋里,足足花了一炷香的时间,他一直在思考到底该怎么做,直到他进到房间,看到躺床上的紫秋,他笑了笑,他决定该如何做了。
  他轻轻走到床边,看着紫秋闭眼熟睡的样子,长长的睫毛,均匀的呼吸,因为生病而显得有点苍白的嘴唇。
  牛郎心疼地用手指轻轻地扫过那嘴唇,然后,忍不住低下头,在紫秋的脸蛋上吻了一口。
  当他抬起头时,发现紫秋的一双睡眼惺忪的眼睛不知道啥时候睁开了,正调皮地看着他,脸上露着幸福的笑容,虽然还夹带着一丝丝痛楚。
  牛郎愕了一下,然后笑着,温柔问道:“把你吵醒啦?”
  紫秋懒散地“嗯”了一声,噘着嘴说:“谁让你偷吃我脸蛋了?”
  牛郎笑出声来了,他伸手轻轻捏了捏紫秋的脸蛋,“谁让你的脸蛋那么好吃呀,我就爱吃。”
  紫秋撒娇地轻晃脑袋,“不许捏。你脸蛋放过来,我要吃一口……”
  第二天,牛郎和紫秋起床后,发现白衣少女不见了。
  牛郎又为紫秋准备了一锅热热的粥,然后,出门去了,说是到城里请大夫。
  紫秋微笑着送牛郎出门,但当牛郎的背影远去时,她的笑容黯淡了……
  大概黄昏的时候,牛郎回来了,他满脸笑容,告诉紫秋,他在城里找了一个大夫,这个大夫以前治疗过跟紫秋同样病情的病人,但现在药用完了,大夫得上山去采药。
  紫秋看着牛郎的笑容,也笑了。
  9
  十天过去了,三更。
  牛郎轻轻从床上爬起来,确认了紫秋还在熟睡,就蹑手蹑脚下了床,出了房门,一直来到花园。
  他走到无果花前面,蹲下来,接着捋起衣袖——他的手臂,满是一个个被刺扎的小孔。
  牛郎把手臂伸到无果花旁边,然后取出一条准备好的布巾,熟练地把无果花的枝条跟自己的手臂绑扎在一起,最后,咬着牙,用另一个手在布巾上用力一按,使枝条上的刺都刺到自己的手臂中。
  他有种血液被无果花吸走的感觉。
  那天晚上,他进了屋内,他就决定了,无论什么代价,都要把紫秋的病治好。
  第二天,他确实进了城一趟,这一趟,他确定了城里的大夫没有一个听过紫秋的病症的。同时,这一趟,他希望能让紫秋能安下心来,不会担忧自己的病情。
  从第二天的晚上开始,每到三更时分,他就会偷偷爬起床来,然后去到花园,按皑雪所说的去“喂养”无果花。
  刚开始的时候,他对皑雪的话还是抱着怀疑的态度,但当他感觉到,每次无果花的刺扎到他身上时,他都能感觉到以前那种充斥着他全身的精气在往扎刺的部位外泄。他就知道,皑雪没有骗他。
  十天下来,他知道身体已经起来变化,一种走向坏的方面的变化。
  牛郎就静静在那里等着,看着无果花,希望它能早日结出花蕾来,早日治愈紫秋的病。
  突然,他又闻到了那股熟悉的香味。
  他抬头,就看到了一个白色的身影——皑雪。
  皑雪正盯着牛郎的手臂,她看了一眼牛郎,留下了一句冷冰冰的话:“现在,你已经没有长生不老了,但比普通的人类要好些,还能拥有着跟妖同等的寿命。”
  说完,她转身就走了。
  听完皑雪的话,牛郎觉得有些难受,但是,更让他难过的是——这十天以来,紫秋的病不但没有好转,反而一天比一天严重了。
  所以,他没有理会皑雪,低头继续看着无果花。
  二十天过后,三更,花园。
  皑雪又出现了,她这次又留下了一句话:“现在,你只是一个普通的人类。”
  三十天过后。牛郎开始感觉到自己越来越衰弱了,紫秋担忧地问道,“郎,你是不是不舒服?”
  牛郎淡淡地一笑,“没有啊,只要你好了,能陪我每天在摇椅上晃个够,能陪我一起打理我们的小花园,能陪我继续一起去游山玩水,我就好了。”
  紫秋紧紧抱着牛郎,牛郎能感觉到紫秋在哭,“小傻瓜,哭什么呢。”
  离四十天越来越近了,皑雪又出现,牛郎仍正在花园里“喂养”无果花。
  皑雪此刻看牛郎的表情不像以前一样冷冰冰,毫无表情了,她奇怪地看着牛郎,似乎完全不认识这个人。
  过了好一会,她终于说话了:“你现在的寿命已经减少了十年了,而且,无果花的影响会对你越来越大,因为你已经完全失去长生水的庇护了。”
  “嗯,我能感觉到一些变化。”
  皑雪叹了一口气,“你对紫秋如此深情,但为何,你当初不能好好对织女?你可知道,织女心里只有你一个,你知不知道,她为你付出了什么!”皑雪越说越激动,激动变成愤怒。
  牛郎看着皑雪,“我以前不知道,但自从你出现以后,我大概知道了。但当我遇到紫秋以后,我知道织女并不是我命中注定的那个人。跟紫秋在一起,我得到了许许多多跟织女一起无法得到的快乐。我知道我很自私,但我知道紫秋肯定能理解我。”
  皑雪想反驳,但她不知道该说什么,因为她只是一个兔妖,在兔妖以前,她只是一只兔子,根本不知道爱情为何物。
  但她沉默了片刻,突然疯狂地笑起来,“你背弃织女,但你很快就会发现你是错的,因为只有织女才是对你最真的人。”
  牛郎看着皑雪的狂笑,不知道为什么,觉得很不舒服……
  10
  四十天过后,三更,花园。
  牛郎一直坚持了四十天,最近几天,他常常觉得会突然头晕乏力,他开始担心,担心自己能不能坚持到无果花结花为止。
  按皑雪当初的说法,今天,应该是无果花结花蕾的日子了。
  他“喂养”着无果花,焦急地等待着……
  突然,他身后传来了一阵熟悉的香味——不是皑雪的味道,是一阵更熟悉的香味。
  “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的寿命,只剩下一半了。”同样熟悉的一把声音,还有熟悉对白,只是,此刻带着一股绝望的喜悦。但是,这句对白是不该由这把声音说出来的。
  牛郎觉得他的脑袋中仿似轰地一声响,不用回头看,他都知道,他身后的是紫秋!说话的人正是紫秋!
  他想转身,亲眼确认,但下意识里,又不敢去确认。
  此时,皑雪出现了。
  “我告诉过你,只有织女才是对你最真的人。”
  牛郎的声音在颤抖:“你什么意思,你说紫秋会骗我吗?”
  他回过头来,看到了紫秋。
  紫秋正站在门口,用手扶着门,艰难地站着,一脸的苍白,两道泪痕印在脸上。
  牛郎看到紫秋痛苦的表情,赶紧说道:“秋,不要站这里,回去躺着,这里冷。”他想过去扶她,但手臂跟无果花绑在一起,走不了。
  紫秋的眼睛又湿润了,她摇头。
  皑雪又说话了,“牛郎,让我告诉你发生了什么事情。”
  牛郎看看紫秋,又看看皑雪。
  皑雪说过很多让牛郎意想不到的话,但接下来的这句,是最让他震惊的,“紫秋,其实不是人类。”皑雪说的很慢,似乎怕牛郎听不懂,“她是妖。和我一样。”
  牛郎回头看着紫秋,紫秋没有说话,苍白的脸上,充满了各种各样的表情——忐忑、不安、担忧、害怕、后悔……
  皑雪接着说,“王母一直反对仙跟凡人的爱情,所以她一直想方设法拆散你和织女,她试了很多方法都失败,但最失败的,是她安排了紫秋来破坏你和织女的感情。”
  牛郎脑袋又一阵巨响,他站不稳,“啪”地坐在地上,他觉得胃里有东西在翻滚,想吐。
  他慢慢地回头,紫秋也坐在了地上,正流着泪。
  “紫秋确实很厉害,不用一年就俘获了你的心。”皑雪继续述说,“但是,你和织女依然没有分手,因为你贪婪织女给你的青春。”
  牛郎不作反驳。
  “于是,王母让四仙女把你和紫秋的事情透露给织女,满以为织女会对你死心,离你而去,只是,事与愿违……”皑雪讲到这里,语气里带着种悲伤,“织女为了成全你的幸福,她给你炼制了长生水。”
  牛郎茫然点点头。
  “只是,你不知道,仙必须用自己的生命,才能炼制一份长生水。”
  牛郎又一次震惊,他抬头看着皑雪,“你是说,织女,已经死了?”
  皑雪伤心地说:“是的,她两年前就仙逝了。”
  “这些……这些事情,”牛郎回头看着紫秋,“秋,都知道吗?”
  紫秋点头。
  牛郎又觉得胃里一阵抽搐。
  “王母很愤怒,但仙不能亲自报复凡人。”,皑雪慢慢又恢复了她的冷漠,“于是,她吩咐紫秋,让你疯狂地爱上她,最后,你就像织女一样,为爱情牺牲——但你为之牺牲的,只是一份虚伪的爱情。你花园里面的那株无果花,其实凡间没有的,是王母给紫秋的,让她种你们的小花园里的。”
  牛郎终于忍受不了,一股胃酸倒冲到喉咙,吐了一地,还有血。
  “郎……”紫秋想喊,但又喊不出来。
  “本来,紫秋确实很成功,你愿意为她不惜牺牲生命,而本来再过十天,她就可以完成王母的所有使命,也可以得到解药治她的病。”皑雪奇怪地说道,“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说不能再继续下去了,她说织女的命,由她来偿。”
  “什么?”牛郎问道,“你说秋真的染病了?”
  “是啊,她也是让织女仙逝的主要原因之一,王母说了,她完成不了任务,就得打入地狱,永不翻身。”皑雪觉得牛郎问得有点不知所谓,“只有她完成了任务,王母才能让她轮回做个动物什么的。”
  牛郎沉默了。
  “但现在,她坚持说要告诉你所有事情,连背叛王母都在所不惜。”皑雪不解地看着紫秋,“我真搞不明白她。”
  皑雪当然不明白。她两个月前还只是一只兔子,只是四仙女给了她仙力,她才成为一个兔妖。
  她对爱情的理解,基本只停留在别人给她讲解的层面上,对于没人给她讲过的,她不可能搞明白。
  她更搞不明白的是,她居然看到牛郎笑了。
  牛郎微笑着,回头看着紫秋。紫秋先了愣了一下,但接着,也破涕为笑了,他们就这样相互看着对方,幸福地笑着……
  11
  后来,牛郎和紫秋的结局到底怎样了,没有人知道真相,但是,有很多关于他们的传说:
  有传说,王母很愤怒,所以他们两个都没有活下来。
  有传说,他们的爱情,感动了王母,王母赐给了他们永生,还升仙了,至今还是一对快乐的仙侣。
  有传说,牛郎最终让无果花结花了,这朵花救了紫秋,但牛郎活不过两个月,牛郎死后,紫秋也被轮回,做了只不知什么动物。
  有传说,无果花一次结了两朵花,一朵救活了紫秋,一朵救活了牛郎,并且都让他们获得了永久的青春,王母也既往不咎,所以他们一直在凡间幸福地活着。
  

参考资料: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本文行家向Ta提问

鱼儿悠游鱼儿悠游,本名何瑜,博客名瑜儿,热爱文学,喜欢写作,尤以写小说为主,作品散见《旅途》《散文选刊》《笔友》《牡丹江晨报》《咸阳文化》等报纸杂志网刊。现任几大论坛版主,两家原创文学网站编辑,新浪草根博客编辑。希望能有个交流的平台,互相学习,共同进步。

行家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