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百科

广告

七夕,永远的沉寂

2012-02-27 11:16:36 本文行家:鱼儿悠游

七夕七夕,永远的沉寂/水陌1七夕前夜,天宫。织女一直坐在梳妆台前面,仔细地装扮着自己。梳妆台上趴着一个雪白雪白的兔子,嘴里不停咀嚼着永远吃不完的东西,双眼浑圆浑圆的,静静地看着织女。梳头、打粉、抹脸、修眉……织女不停重复着那么几个动作,也不知道折腾了多久,直到最后,她看不到头发有丝毫的紊乱,妆不会太浓也不会太淡,既不会显得平淡也不会显得造作了,看着镜中的自己,织女才满意地笑了。兔子一直就那么看着织

七夕七夕

 

七夕,永远的沉寂

              /水陌

1

七夕前夜,天宫。

织女一直坐在梳妆台前面,仔细地装扮着自己。梳妆台上趴着一个雪白雪白的兔子,嘴里不停咀嚼着永远吃不完的东西,双眼浑圆浑圆的,静静地看着织女。

梳头、打粉、抹脸、修眉……织女不停重复着那么几个动作,也不知道折腾了多久,直到最后,她看不到头发有丝毫的紊乱,妆不会太浓也不会太淡,既不会显得平淡也不会显得造作了,看着镜中的自己,织女才满意地笑了。

兔子一直就那么看着织女,闪亮闪亮的眼睛,嘴巴还是那么一直咀嚼着。

织女这才想起这兔子,她把兔子轻轻抱起,看着它的眼睛,幸福地浅笑着说:“明天是七夕了嘛,一年一次,总得装扮装扮嘛。”

兔子被织女抱着,然后轻轻放在大腿上,它水汪汪的眼睛一直看着她,但突然,它那没停过的嘴巴停下来了不动了,眼睛一动不动地看着织女。

因为织女的浅笑,变得不正常了,变成一种凄美,她双手抓着自己的膝盖,肩膀微微地抖动着,眼睛慢慢变得湿润,嘴巴喃喃着说:“明天,也是最后一个七夕了……”

织女用力地吸了两大口空气,闭上眼,平静了下来,当她眼睛再睁开时,兔子又看到了她那种幸福的浅笑,“明天,就好了。”

 

2

七夕,鹊桥。

牛郎远远就看到了桥上站着一个人,他也远远就认出了这个人,就是织女。

牛郎脸上满溢着笑容,他加快了脚步,走到织女面前,脑瓜里想着,是要拥抱着织女,还是要亲吻呢?但当他靠近时,发现他真的不知所措了——

织女一脸的冷漠,站在桥上的喜鹊,有几只似乎也感受到了这个冰冷,“啪”地拍翅膀飞走了,翅膀拍打着空气,气流一直扑打在牛郎的脸上,透过毛孔,钻到心里去了,牛郎从心里打了个抖索,他看着织女,不知道该说什么。

织女看着牛郎,脸上的冷漠没有任何变化。

牛郎的穿着尚算整齐,但右裤腿上有一小块脏,或许是赶路的时候乱的,头发也显得有些凌乱,又或许是头发过长了,整理不好。织女直视着牛郎的眼睛,牛郎与她对视了一眼,觉得浑身不自如,赶紧把视线散开了。

织女打破了沉默,“今天,是我们最后的一个七夕。”

——冷,冷得就是寒冬腊月。

又有几只喜鹊飞了起来。

织女的话,犹如针一样,直刺进牛郎的心窝里,牛郎觉得自己双脚一软,差点站不稳,他支吾着问道,“明年……明年,你不来了吗?”

“是!”织女回答得很肯定。

“可是,为……为什么呀?”

“我们坚持见面,是因为我们相爱。”织女的语调,依旧那么冷漠。

牛郎彷徨地看着织女。

“只是——”织女吸了一口气,说,“现在,我已经另有所爱了。”织女说的很慢,几乎是一个字一个字地吐出来的。

牛郎这次站不稳了,肩膀用力地撞到桥上。“啪……”一片喜鹊被惊吓,飞走了。

织女看了一眼牛郎,接着解释道:“人随感觉走,感觉随心走,心不在,人……又何必还在呢?”

“可是,可是……”牛郎想说点什么,但话到嘴边,又把它咽下去了。

织女从怀里拿出了一个小瓶子——大概两个拇指大小,瓶子外面还绣着一圈很精致的图案。

织女双手捧着这瓶子,说道:“以前,我每年在天宫收集雾水,然后炼制成一年期的不老药带给你,以后,不会再有了。”

牛郎用力搀扶着桥,靠着桥站了起来。他听了织女的话,舌头舔了舔嘴唇。

“但是……”织女接着说,“这是一瓶长生水,你只要喝了,就能长生不老了。”织女说着,双手捧着瓶子,递到牛郎面前。

牛郎看了一眼织女,又舔了舔嘴唇,他伸出手。

一个很精美的瓶子,特别是瓶子外面的刺绣,估计除了织女,再没有谁能绣出那样的图案。瓶子下面,是织女的一双手,上面,是牛郎伸过来一只手——此时,织女的右手的拇指,向着上面那只手的方向动了一下,只是那只手拿紧瓶子以后,便离她的双手越来越远了……

牛郎双手紧握着瓶子,整个人站稳了。

织女放下双手,看着牛郎,说:“这瓶子,也算是我送你的最后一件礼物了。”

沉寂,远处的两只喜鹊似乎忍受不了这种沉寂,展翅飞走了。此时,鹊桥上的喜鹊,大部分都飞走了……

牛郎看着揣在手里的瓶子,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你……”织女打破沉寂,“还有没有想跟我说的?”

牛郎抬起头,看着织女,嘴巴张合了几次,终于呐呐地说了出来:“他,叫什么名字?”

“名字……是的,他有个名字……”织女皱了下眉头,然后冷漠地说道:“匕火,他叫匕火。”

牛郎紧闭着嘴巴,又剩下一片沉寂。

又是织女打破沉寂,她看着牛郎,一字一字地说道:“好了,我要回去了,你走吧。”

牛郎抬头看了一眼织女,黯然转身离去了。牛郎走得不快,但也不慢。

织女侧身,但并没有转身离去,她一直看着他的背影,直到消失在视线中了。

牛郎从没回过头来看一眼。

织女一直绷紧的身体,此时整个软了下来,她甚至站都站不稳,一下子坐在了桥上。

织女落泪了。她终归还是哭了,她以为自己已经习惯了伤悲,不会再落泪的了,但到了此刻,泪水就是止不住……

桥上残留的喜鹊,陆续飞走了,最后只剩下桥头的一个,它脑袋左右看看,发现同伴们都已经飞走了,它也“啪”的一声,飞走了。

于是,七夕的鹊桥,就仅剩下织女……

 

3

牛郎,回到了家门,此时,他脸上挂着笑容——一种非常幸福温馨的笑容。

他刚推开门,屋里就传来了一把悦耳的声音,“郎,回来啦?”然后,一个漂亮的女人从屋里走了出来,她脸上的笑容跟牛郎脸上的笑容一样,都是一种非常幸福温馨笑容。

“嗯,我回来了,紫秋。”牛郎甜甜地回答。

紫秋走过来,牛郎很自然地把她抱在怀里。

“你看,”牛郎从怀里掏出一件东西,递给紫秋,说道,“这个我给你买的,喜欢吗?”

一个小瓶子,织女给他的那个,只是现在瓶子是空的,干干净净的,一滴水也没有。

瓶子漂亮得不得了,紫秋当然喜欢了,她还开心地给他一个吻。

牛郎没告诉紫秋关于织女的事情。从两年前他跟紫秋认识的第一天,一直到今天,他都没有告诉紫秋关于织女这个女人。

本来,牛郎一直有那么一点内疚,每年骗着织女,就为了喝上一口不老药,只是他习惯了青春,接受不了自己也会有老去的那一天,所以,他只能在七夕这天,编个借口去赴约,继续假装着仍爱着织女。

今天,织女说她另有所爱,尽管他是被抛弃了,但是得到了他最想要的长生水,所以他没有丝毫不开心,他觉得自己心安理得了,他甚至觉得自己为这份感情的付出,得到了应有的回报了。

只是,他永远都不会知道,织女为了这份感情,付出了什么。

在感情的世界里,付出得越多的,往往却是收获得越少的。

 

4

织女,回到了天宫。

她坐在后花园的一张长椅上,腿上趴着那只雪白雪白的兔子,她旁边是另一个美丽动人的仙女。

织女的脸色很苍白,几乎是没有血色了,但脸色却很平静,犹如一片静寂的湖水。

坐在她旁边的仙女脸上却挂满了各种各样的表情——紧张、关怀、自责、愤恨、后悔……

她说:“九妹,你怎么那么傻,我真不该把那个家伙跟紫秋的事情告诉你!”

织女脸色依旧平静,她轻轻地抚摸着兔子身上那暖暖的绒毛。

仙女接着说了,“我本想着你会对那个家伙死心的了,但你却为他炼制长生水。过了今天,你就要香消玉殒了,你觉得为了这么一个凡人,值得吗?”仙女说着说着,忍不住哭了出来。

“四姐,爱情是一种无价的东西。”织女说话的声音很微弱,“衡量不了它是值得,还是不值得。”

“但是,但是……”四姐觉得九妹完全不可理喻,想了半天,才想到怎么说,“你付出那么多,什么收获都没有,你甘心吗?”

织女苍白的脸上,露出了一种凄美的笑容,“牛郎他活得幸福快乐,我就满足了。”

“他都移情别恋了,你还对他那么好!”四姐觉得九妹简直太愚昧了,她生气了,“而且,你那么喜欢他,就好好活着,每年跟他见面,那多好,为什么你要做那么傻的事情——用自己的生命去炼制凡人的长生水。”

“爱是自由的,不应该让爱这种那么美好的事情,成为一种羁绊。”织女停顿了片刻,她看着小兔子,温柔地摸着它,继续说道,“但是,尽管我愿意看着牛郎他幸福快乐,可我的心已经凡化了,想到他会抱着别的女人,我的心就很痛,我害怕这种痛,终有一天,这种痛会让我的爱,变成恨的。到时,我就会伤害到牛郎了。”

四姐听着九妹说完,她简直快要疯掉了,这些话对于她来说,简直是无法理解,“我虽然不懂爱,但我听说,爱是自由的,但爱更是种责任!牛郎那个混蛋,没责任心的人,根本没权利讲爱情!”

织女叹了一口气,“当年母亲把我和他分开那一刻起,他就已经没有责任了,咳,咳……”织女没说完,咳了起来,咳得很虚弱,却很痛苦。

四姐看着九妹那种痛苦,眼泪都冒出来了,她急忙说:“好了,好了,不要说了,也不要想了,你好好休息!”

四姐说着说着,却哭了出来——九妹用光了仙气去炼制长生水,她的休息,将是她的长眠了,再也醒不来了。

织女大口喘了几口气,呼吸平缓了一些,她艰难地把小兔子抱起来,递给四姐,四姐赶紧双手去接过来,“四姐……这只兔子……你帮我,照顾吧——它的名字,叫皑雪。”

四姐抱着兔子,满脸的泪水,说不出话来,只是一个劲地点头。

“还有,还有……”织女这句话还没有说完,手就无力地垂了下去,眼皮也慢慢地合上了。

兔子挣脱四姐的怀抱,跳到织女的身上,用自己的身体轻轻地撞着织女的身体,嘴巴轻轻地咬着织女的手臂,耳朵在织女的脸上轻轻扫着……但无论它怎么做,织女都再没有动一下。

四姐跪着地上,双手掩着脸,大声大声地哭着……

 

5

转眼间,差不多过了两年,再过两天,便又到了七夕。

这两年,牛郎与紫秋的生活很美满,简直是到了羡煞旁人的地步。认识他们的人,都会赞他们就是情侣的典范。

牛郎一开始也总这么认为,觉得幸福的爱情就应该是这么个模样。但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开始觉得他们之间缺少了一些东西。特别当他照镜子,看到自己年轻不老的脸的时候,他总会想,“我会长生不老,但紫秋怎么办?”

紫秋从他后面走上来,靠在他肩膀上,“郎,怎么又对着镜子发呆?”

牛郎只是笑笑,他觉得心里有点隐隐痛,他无法回答紫秋的问题,他怀疑自己是不是开始后悔当年把“长生水”一饮而尽,是不是应该跟紫秋共同享用。

紫秋挽着牛郎的手臂,笑着说:“我想出去走走,陪我。”

于是他们手挽着手,走在幽静的小路上,鸟语花香,微风轻抚,树木“唦唦”声轻摇着。

紫秋伸开双手,闭着眼睛,带着种撒娇,又混着种懒洋洋的声音说道:“好舒服的凉风。”

牛郎看着紫秋,微笑着。他特别喜欢紫秋这种撒娇兼懒洋洋的表情,总觉得看不够。

 

不知不觉间,他们来到了一座桥——鹊桥。

这里,牛郎跟紫秋也来了许多次了,每次来到这里,他总不禁会想到织女。

紫秋看着牛郎失神的样子,于是奇怪地问道:“郎,想什么呢?”

牛郎摇摇头,“没什么。”然后,他拉着紫秋的手,走到桥上,“看,这里的水总是那么清澈。”

桥下,是个小溪,水,清澈见底,水流慢慢地流着,永远不急不缓。牛郎看着水流慢慢流动,感觉心里平和了许多。

但突然,紫秋挽着他的手,松开了,然后“嘭”的一声。

“秋!”牛郎扭过头去,发现紫秋已经倒在地上。

 

紫秋就这么染了怪病——全身虚弱无力,脸色苍白,时而发冷,时而发热。

两天以来,牛郎找了附近所有的郎中来给紫秋看病,但没有一个能给出结论的。

牛郎决定到城里去请大夫。

于是,一大早,他熬好了粥,端了张小桌子放床边,把碗筷,还有紫秋喜欢的酸笋,摆整齐放在桌子上,然后把熬好的粥端过来,放在一个盛着热水的木桶里面,因为他担心粥太快就凉了。

紫秋躺床上,看着牛郎为她做的一切,苍白的脸上,露着幸福的笑容。

牛郎回过头来,看着她,然后轻轻地坐她边上,柔声说道:“我到城里请位大夫回来,日落前就能赶回来。我跟王婶说了,让她中午的时候过来一趟的,到时要是粥凉了,让王婶给热热。”

“嗯。”

牛郎弯下腰,在紫秋的冰凉的脸蛋上轻轻吻了一口,“我走了。”

“嗯……嗯……”紫秋焦急地看着牛郎,眼睛里一种不满的神色。

“好,好,给你吻回一口,不让你吃亏。”牛郎再次弯下腰,把自己的脸蛋送到紫秋的嘴唇前,直到紫秋撅着嘴,轻轻在他脸上吻了一口,他才直起腰来。

“嗯。”紫秋满意地笑了,看着牛郎。

牛郎忍不住伸手轻轻捏了捏紫秋的鼻子,然后,站起身了。

“郎……小心点。”

 

牛郎出门了——这一天,正好是七夕。

紫秋看着牛郎的背影,神色有点复杂,她嘴巴动了一下,似乎想喊牛郎,但终于,她咬了咬嘴唇,闭着眼,什么也没说出来。

 

牛郎的步伐很快,他一边走,一边思索着到城里去找哪个大夫合适,突然,他感觉左边出现一片白色,同时肩膀撞到了什么。他扭过头去,看到一个人,正在往后摔倒。下意识地,牛郎伸出手去抓住这个人——这时候,他发现这是一个浑身穿着白色的少女。

牛郎的动作很快,伸左手,弯腰,再递上右手;少女在慌乱中伸出双手去寻找平衡。

牛郎把少女扶住了,少女站稳了脚,牛郎的手,正把扶在少女的腰上——那是非常纤细的腰。

牛郎松开手,同时瞄了一眼少女的脸——那是一张非常秀丽的脸蛋,水嫩嫩的。

牛郎意识到自己不小心撞到人,还是一个妙龄少女,他歉意地说道:“对不起……”

少女站着,却摇摇晃晃站不稳,她无力地提起右手摸着自己额头,眼睛也疲惫地半合着,嘴里小声地喃喃道:“我好饿……”同时,身体向牛郎这边倒了过来。

于是乎,牛郎又伸出手,把少女扶稳。

少女的头靠着牛郎的肩膀,眼睛半闭着,无力地吐着几个字,“我好饿。”

牛郎侧着头,少女那秀丽的脸蛋,就在他的面前,而且,他闻到一阵淡淡的清香——那是从少女身上传来的香味。少女就这样地在靠着牛郎身上,闭着眼,一动不动了,只有那缓慢的呼吸,还有伴随着那呼吸的起伏。

牛郎的脸都能微微感觉到这呼吸,还有身体能感觉到这呼吸带来的起伏…他前后左右环顾,但除了他们,再没有其他人。牛郎想了想,弯着身,把少女整个人抱起来,然后转身,往回家的路大踏步走去……

 

6

紫秋躺在床上。

牛郎走了以后,她一直觉得心神不宁。

她看着牛郎为她悉心准备的一切,但却没有胃口吃。她下了床,慢慢地走到门口,就那么无力地靠着门边上,看着牛郎消失的方向。

不知道过了多久,紫秋看到前方来了个人影,她按捺不住心中的喜悦,走到门外,希望能更早一些看清来的人是不是牛郎。

但门外的风有点大,风吹在紫秋的脸上,她觉得更加难受了。

来的人,确实是牛郎,但他怀里还抱着一个人,一个浑身穿着白衣的人。

从这装扮,紫秋一眼就能看出,牛郎抱着的是一个妙龄少女。看着这个少女,紫秋脸上的笑容僵硬了。

牛郎越走越近,他有些气喘,虽然是天气很凉爽,但他额头上冒着汗珠。

牛郎看到紫秋,脸上又是焦急又是高兴,他喘着气说:“屋外面风大,快进屋里去。”

紫秋勉强地笑着,她的焦点一直在少女的身上。她甚至没转身,就那么倒退着,退到屋里了。她看着牛郎抱着少女走到她的面前,擦过她的身边,然后一直抱到床边。

牛郎把少女放下,然后转过头,此时,他留意到紫秋脸上的表情有点不寻常。他轻喘着气,走到紫秋身边,“我在去城里的路上,不小心把她撞倒了。”他轻轻地搀扶着紫秋,“她说了句我很饿就昏倒了,我没办法,就把她抱回来了。”

“嗯。”紫秋露出微笑,着看着牛郎,但眼角,还是在瞄着床上的少女。“你要多在床上躺着休息,风吹着你又要更难受了。”牛郎扶着她,回到床边。

少女此时醒来了,似乎闻到了食物的味道,睁开眼睛,“有吃的吗?”

紫秋听了,连忙走到厨房给少女盛了一碗粥,那是牛郎早上特意为她熬的。然后,她就站到了牛郎的身边。她转过头来看了看牛郎,发现他的眼睛正在往外望,看着外面的天空皱起了眉头。

天空,竟然无端端地阴沉了下来,紧接着,下起了倾盆大雨来。

就那么一瞬间,惊雷,倾盆大雨!

牛郎去城里的计划被阻断了,他只能留在家里了。

还有那白衣少女,她静静地坐在桌子边上,慢慢吃着牛郎给紫秋熬的粥。她吃的不快,跟平静的湖水一样,安静地坐着,外面的惊雷和暴雨似乎与她不在同一个世界。

她只是偶尔抬起头,看着牛郎,露出一张甜美的笑容,然后用一把同样甜美的声音,说道:“真好吃。”

看着那笑容,紫秋都忽然觉得自己置身于一片平静的湖水之中,忘记了外面的惊雷和暴雨,忘记了自己的病痛。直到少女低下头继续喝粥了,她才回过神来。

她知道牛郎也在看着少女,但她不敢抬头看他,只是挽着他的手,挽得更紧了。

牛郎居然注意到了紫秋的这一动作,他低着头,看着紫秋,关心地问,“怎么了,疼吗?”

紫秋看着牛郎,看着牛郎那一脸的焦虑,她忽然觉得很宽心。她轻轻摇头,然后闭上眼,轻轻地靠着牛郎的胸怀上,静静听着牛郎的心跳。

白衣少女居然就那样安静地慢慢吃着吃着,把整锅粥吃完了,她带着种狡黠,看着牛郎,“我全部吃完了,太好吃了,要是每天都有的吃就好了!”

牛郎皱皱眉头,他低头对紫秋说:“我再去熬一锅吧,要不待会你想吃的时候吃不到了。”然后,他抽出握着紫秋的手,整理一下床上的枕头,让紫秋半躺在床上,再整理一下被子,就带着锅到厨房去了。

屋里,就剩下紫秋和白衣少女,紫秋半躺在床上,白衣少女坐在不远的桌子旁。

自从白衣少女出现以来,她从没有正眼看过紫秋,似乎紫秋根本不存在一样。

紫秋仔细打量着她——连紫秋都不能否认,坐在她面前的,是一个绝色的美女,从头到脚,一分一毫都是那么完美,特别是那种安静中带着种狡黠的神色,让人觉得既平凡又神秘……

突然间,白衣少女扭过头,直直地盯着紫秋。

紫秋只觉得那眼神,犹如一把刺刀,无情地扎进她的身体。

就在这时,窗外一个闪电,映在白衣少女的身上,犹如一个白色的灵魂——接着,雷声“嚓”地一声划破了无边的天际。

紫秋不自觉地颤抖了一下,她这才记得,外面在下暴雨。

白衣少女脸上突然又露出了笑容,但笑容不是给她看,因为她站起来,跑到厨房去了,“我来帮你的忙吧。”

但很快,她又走出来了。

她进去,其实并没有帮忙,她只是在牛郎的耳朵,带着种煽情,说了句,“今晚,三更,屋前的花园。”说完,还在牛郎的耳朵边上,轻轻地吹了口气。

牛郎只觉得心里扑通一声,手上拿着的盛米的竹筒,“啪”地从他手中滑落。当牛郎回过头,看到了白衣少女已经到了厨房门口,正回头看着他,然后牛郎看到了那种甜美中带着魅惑的笑容。

 

参考资料: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本文行家向Ta提问

鱼儿悠游鱼儿悠游,本名何瑜,博客名瑜儿,热爱文学,喜欢写作,尤以写小说为主,作品散见《旅途》《散文选刊》《笔友》《牡丹江晨报》《咸阳文化》等报纸杂志网刊。现任几大论坛版主,两家原创文学网站编辑,新浪草根博客编辑。希望能有个交流的平台,互相学习,共同进步。

行家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