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百科

广告

2012-02-26 21:21:54 本文行家:顾之痕

亦幻塔/顾之痕瑰丽的蓝色天幕洋洋洒洒的落下了雪花,一瓣一瓣,寂寞有声。轻柔的舞姿划过眼眸,觥筹交错,莺歌燕语,歌舞升平的景象让人觉得腻味。一袭袭白色长袍教人分不清谁是谁,唯独角落里的他穿着另类的黑色长袍,如同鬼魅般的颜色让人纷纷侧目。“你怎么又来了!”身穿金色长袍的少年走过来对黑袍男子说。“王,我一定要见碧落公主!”男子拧紧眉头,一脸严肃。“她帮不了你!”“我不需要她帮我!”“那你为何如此执著于她

亦幻亦幻

 

  

     /顾之痕

  
  瑰丽的蓝色天幕洋洋洒洒的落下了雪花,一瓣一瓣,寂寞有声。
  轻柔的舞姿划过眼眸,觥筹交错,莺歌燕语,歌舞升平的景象让人觉得腻味。
  一袭袭白色长袍教人分不清谁是谁,唯独角落里的他穿着另类的黑色长袍,如同鬼魅般的颜色让人纷纷侧目。
  “你怎么又来了!”身穿金色长袍的少年走过来对黑袍男子说。
  “王,我一定要见碧落公主!”男子拧紧眉头,一脸严肃。
  “她帮不了你!”
  “我不需要她帮我!”
  “那你为何如此执著于她?”少年有些不解地笑笑。
  “吾王,恕我不能告诉您!”
  “风镜夜,那里不是你能去的地方!”少年有些不悦,只有他敢这样同他说话,全然不把他这个王放在眼里。
  “王,如果您不批准我进入离云塔,那么我只能强攻!”被唤作风镜夜的男子冷冷地说。
  “你大可硬闯,不必来求我!”少年挑衅般地望着他。
  “您不要后悔!”风镜夜淡淡说了一句,拂袖而去。
  少年望了望他的背影,缓缓踱步到王座上慵懒地坐下。他望着眼前的歌舞露出一副厌倦的神情,而后缓缓闭上眼。
  雪原的冬天很冷,肆掠的飞雪如同一把利刃,生冷地切割着这个世界。风镜夜独自踏入落雪中,晶莹的白色落在长袍上,浅浅掩映出几个特别的形状,好似占星师衣袍上的占星图。
  离云塔距离宫殿并不远,穿过一片雪域便是冰川之地,而离云塔便坐落在冰川之巅。这里没有守卫,只有七层结界。结界的存在是为了限制碧落公主的自由,也是为了限制外人进入。
  风镜夜久久地矗立在冰川之地的入口处,眼前蜿蜒的冰阶露出苍茫的色泽。没有时间了,他终于拔出背上的龙蛇之剑,剑影在空中划出一道绿光,旋即重重落下,冰阶霎时出现一条裂缝。他皱了皱眉,些微的犹豫之后再次扬起手中的剑……
  直到夜色来袭,他才终于来到了离云塔前。
  离云塔是独立的存在,只有打破了这七层结界才能看见冰川阶梯与离云塔之间有一条深不见底的沟壑,只不过几米宽的距离,对此刻的风镜夜而言却是最大的障碍。他用剑支撑着几欲倒下的身体,脸上和腕上的血液滴落在冰阶上,宛如盛开的花朵,艳丽而触目惊心。
  “你看,我就知道会这样!”少年站在离云塔门口望着风镜夜惋惜地说。风扬起他金色的长袍,耀眼的光芒让逐渐沉寂的夜色变得鲜活。
  “您真是个教人无法尊敬的王!”风镜夜冷冷地说了一句,旋即吐出一口鲜血。他小看了王的能力,也太高估了自己的能力。他以为他仍是曾经的小孩,于这个国家而言不过是一个摆设,然而此刻,他却感到了自己的渺小。
  “也罢,碧落愿意见你!”少年说完迅速结了一个印,旋即,一座由冰川构成的桥出现在眼前。
  风镜夜跌跌撞撞地往桥上走。少年望了他一眼,随后步入离云塔。
  “我很好奇,为什么你不惜耗尽体力也要来见我?”碧落公主边说边从城堡的阶梯上走下来,蓝色的明眸满是冰凉的神色。
  风镜夜勉强站在大厅中央,静静地注视着碧落公主,一言不发。此时的碧落与多年前的面容并无区别,那个时候王还是一个孩子,碧落却已经是成年女子的模样。多年过去了,王已经长成了翩翩少年,而碧落公主却依旧是当初的模样。也许直到此时风镜夜才有些明白,为何碧落公主一直称呼王为王兄。多少年以后,当王长成成年男子的模样时,或者直到王渐渐老去,碧落公主也依旧会是现在的模样,不会有任何变化。
  “需要我帮你?”碧落轻轻一笑,蓝色的明眸波光潋滟。这是极为美艳的笑容,却丝毫不带个人感情。也许多年的幽禁生活已经让她忘记感情这种东西,所以不论是她的外在还是目光,都给人一种冰冷的距离感。
  “我需要一个最正确的答案来帮我选择!”风镜夜缓缓说。
  “这个世间没有对与错,有的只是不同的角度和心态。”碧落浅笑着朝风镜夜走来。
  “若是这样,我可否请你帮我做出最恰当的选择?”
  “失去与得到,希望与痛苦,这些东西原本就是对等的。就如同我拥有绝世的能力,但是我却得不到自由。而且,你已经没有了你所谓的最恰当的选择。你来到了这里,见到了我,那么你的生命就已经属于我,属于王。你迟迟不能下定决心去做的事情现在该是时候了结了,结束之后,你便要遵守这个塔的规则,成为这个王国终身的奴隶!”碧落依是微笑,静谧的笑容如同云层里的星空,华美得教人迷茫。
  “该是时候了结吗?凭我的能力可以做到吗?”风镜夜注视着她,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
  碧落望着他轻柔一笑,然后摸了摸他的头,旋即转身往台阶上走。
  他望着她的背影,颓然坐下。不是她帮不了他,而是她不愿意这么做吧!说到底,他选择来到这里的时候就没有抱什么希望,他不过是希望她能告诉自己可以选择的方向。
  风镜夜望着碧落离开的方向,心中依旧迷惑。
  这是个奇怪的塔,目之所及的地方像是古旧的城堡,可是顺着阶梯往上看,略微倾斜的台阶延伸到黑暗里,让人看不见塔的上方。某一个地方一直有冰冷的风吹进来,可是却看不见窗户或者门。整个塔就好像一个锥形的空洞,空荡荡地游离着冷漠而寂寥的味道。
  风镜夜久久地注视着上空的黑暗,终于起身跌跌撞撞地走出了离云塔。他知道,当他穿过结界之后,这里会再次恢复成最初的状态,如同他从未来过。
  “我等了你好久!”一名女子的声音从暗夜里传来。
  “不是告诉过你不要来这里吗?”风镜夜听出来人是暮雪,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你受伤了?”女子模糊地望见了他的身影,大步走上前搀扶着他。
  “你不必管我!”风镜夜的声音有些冰冷。如果跟所有人诀别能换来最后的希望,那么他会毫不犹豫地去做。
  “我要和你一起回去!”女子依旧不愿放弃。
  “不必了,我不会再回去!从今以后你们可以安稳度日,再也不用提心吊胆。”风镜夜边说边朝宫殿走。
  “你是不是和碧落公主做了交易?你疯了吗,那个冷血的女人,不论你做什么,选择牺牲还是抵抗,结果都不会改变!”女子的声音有些激动。
  “不去做就永远都不知道结果,跟无谓的抵抗比起来,这样或许还有一线希望!”风镜夜幽幽地说了一句,有一丝无奈。
  “你忘记了她是因为什么原因才被封印在离云塔的吗?她的存在才是这个王国最大的威胁!”
  风镜夜停住了脚步,没有言语。雪依旧悠悠地落下来,落进他眼里,他紧紧地闭了一下双眼,而后继续往前走。
  “你该走了,宫殿里的人不会欢迎我们的!”
  “为什么你要独自面对,为什么你不愿意跟我一起?”女子有些愤怒地望着他。暗夜里的星光落在她身上,映出那袭黑色衣袍上的复杂图案。
  “我希望你能好好活着!”风镜夜望着暮雪轻轻一笑,眼里满是落寞。
  这是她第一次看见他的笑容,带着复杂的神情,让她有些不知所措。
  暮雪依旧记得当年放肆微笑的碧落,她给陷入乱世中的两个种族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恐惧,但最终却因为她,从而终止了黑魔族和白夷族的战争。然而也因为碧落住在与白夷族宫殿相邻的离云塔中,所以白夷族开始肆无忌惮地侵占周边的领土。与黑魔族的战争即将再次爆发,而这一次战争带来的毁灭与伤亡将会是史无前例的惨烈。所有人都明白,如果碧落不愿意出手阻止,那么便没有人拥有这样的能力。她的存在是所有人的威胁,但是对于此刻的白夷族而言,她却是最坚固的盾牌。没有人知道她会做出怎样的选择。就如同当年一样,她只是一时兴起便随意杀人,面对着血流成河的惨状,她总是露出恣意的笑。
  碧落只说过一句话:“我讨厌争夺”。只是这样简单的原因,她便随意杀死了挑起争斗的人。在众人眼中,确实是她平息了战乱,但是战乱的平息紧紧只是因为别人对她的恐惧。没有人知道她为什么要这样做,好像任何事在她眼里都没有规律和束缚可言,一切都可以随心所欲。但就是这样强大的一个人,她却被几重封印困在离云塔中,甚至终身不能离开。
  她为何能在离云塔中安静度日,没有人知道其中的原因。有人说那是碧落对先王的承诺,所以她愿意一直留在离云塔。因为以她的能力,破塔而出会是很轻易的事。但是那么多年过去了,离云塔却一直安静得仿佛从不曾有人居住。
  “你该走了!”风镜夜推了一下暮雪,然后独自踏进黑暗里。
  天空很黑,寥落的星光根本不足以照亮渐渐远去的身影。暮雪望着风镜夜离开的方向,眼角蓦地滑出两行泪。这是离别,悄无声息。永生永世,他们再不能相见!她现在唯一能做的只是回到黑魔族安抚大家的情绪。战争的消息让都城一片混乱,烧杀掠夺的情况无时无刻不在发生。战争还没有开始,一切却已经不可抑制地发生了。那些人抱着必死的心等待着最后一刻的宣判。
  “结果你还满意吗?”少年望着角落里身受重伤的风镜夜淡淡地说。
  “我想知道,这是你要的结果吗?”
  “我只是个平凡的人,不可能让一切如愿!”
  “你从来都没有试图阻止这一切的发生!”风镜夜的声音很冰冷,似乎连看都不想看他。他不属于黑魔族,也不属于白夷族。只有这样另类而表示中立的种族才可以成为这个大陆的统治者,但是他却没有做好一个统治者该做的事。
  “没有人可以阻止,碧落也不能!”少年说得轻描淡写。
  “为什么把她困在身边?”风镜夜直视着他的目光,森冷的黑色瞳孔射出骇人的光芒。
  少年望了望他,旋即意味深长地一笑,并不答话。从他被迫继承这个王位开始,他已经习惯了一切的发生。任何事情都有自然的规律,如同生老病死一般,过多的感情投入都是毫无意义的浪费。
  “如果有新的继承者出现,我一定会杀了你!”风镜夜冷冰冰地这样说了一句,然后转身往外走。
  少年望着他的背影,仍旧只是笑。
  夜色越来越浓,冰川之颠的离云塔却显现出冰蓝的色泽。除了少年和风镜夜,没有人注意到雪夜里这个细微的变化。
  “我要走了!”少年的耳畔响起了碧落的声音。
  “如果我挽留,你会改变想法吗?”少年挣扎般地说了一句。
  “你说呢?”碧落的声音清脆婉约,似是带着朗朗的笑声。
  “是吗,终于厌倦我了啊!”少年依旧是不变的表情。
  “只有这样,即将到来的毁灭才会成为希望吧!”碧落依是微笑,笑声里却多了几分飘渺。
  感情是个纠缠不清的魔障,拖得越久,只会让依恋的人更加依恋,而无情的人却也会变得更加无情。既然没有人知道她属于哪里,那么她就该回到属于自己的地方。
  “为什么是他?”少年又问了一句。
  没有回答,只有阵阵风声从耳畔传来,伴随着一丝浅淡的笑声,被夜色吞没。
  伴随着一声巨响,离云塔绽放出异常耀眼的蓝色冰柱,也就在这一瞬间,少年突然吐出一口鲜血,鲜红的血液滴落在他金色的衣袍上,如同绽放的末世莲花,露出妖艳诡异的颜色。倾尽一切法术为她制造的离云塔,从而把她紧紧地困在自己身边,然而此刻,他却真实地感觉到了她的离别。如同被抽空的心,只剩下一副躯壳。
  风镜夜再次来到了结界前,与最初的设想相反,结界已经变得支离破碎,全无再修复的可能。那个王,真是什么都能接受啊,即便是碧落破塔而出,他也没有多加阻止。究竟是阻止不了还是不愿意这样做呢,风镜夜不得而知。从很早以前认识他开始,他就是这样一个奇怪的人,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好像无欲无求,好像原本就知道一切。
  风镜夜走到了结界的尽头,另一端,碧落公主正在离云塔门口望着他肆意地笑。塔的外观依旧完好无损,只是里面,恐怕已经是无尽的黑暗与空洞了吧!
  “竟没猜到你会这么快呢!”碧落笑着说。
  “不必我亲自去说,她也是可以处理好的吧!”
  “你很信赖她?”
  风镜夜没有回答,他不知道她的目的,所以他不敢回答。
  “如果你的回答是肯定的,那么她就要死!”碧落依旧微笑,蓝色的瞳孔在暗夜里散发出诡异明艳的光芒。
  “你不必太担心,只要你按照我说的做,那么战争便不会发生,你想保护的那些人也都会平安无事!”碧落继续说。
  “任何要求我都接受!”风镜夜一脸淡然。
  “从这里跳下去!”碧落微笑着说。
  风和雪依旧在雪原上肆掠,闪耀着冰蓝色光芒的塔把他的双眸映衬得分外凌厉。
  “不愿意吗?”碧落扬起一个灿烂的笑容,眉目间的感觉却是刺骨的寒冷。
  风镜夜依旧没有言语。在最后一瞬间,他冲碧落淡淡一笑,然后纵身跃了下去。顷刻之间,深不见底的黑色吞没了他。这是唯一的,也是最好的选择吧。同样的,牺牲与得到也会是对等的。
  碧落缓缓走到深渊边,轻扬的裙摆,淡淡的笑容,眉目间是从不曾有过的殇。毁灭即是希望,她只是这样一个存在。
  轻轻跃起,然后开始坠落,最后被黑色吞没。面向着黑暗,她再次露出恣意的笑。
  刹那间离云塔的光芒暗了下去,只有雪原上的风雪依旧……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