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百科

广告

父亲的小职务大责任

2012-02-25 09:52:58 本文行家:马东_小鱼儿

父亲自从当了村里的会计后,常常是半夜才回家。母亲因为这事没少和父亲吵架,父亲总是呵呵一笑就过去了。母亲以为父亲过了新鲜劲就能按时回家了,可是后来父亲反而更厉害起来,更晚回家了。这让母亲十分恼火。

       

无

         父亲自从当了村里的会计后,常常是半夜才回家。母亲因为这事没少和父亲吵架,父亲总是呵呵一笑就过去了。母亲以为父亲过了新鲜劲就能按时回家了,可是后来父亲反而更厉害起来,更晚回家了。这让母亲十分恼火。

       一天夜里,母亲实在是担心父亲,黑灯瞎火的,父亲一个人在那么大的村委会怕不安全。于是,母亲把正在熟睡中的我拉了起来,要我和她一起去把父亲接回来。

       我迷迷糊糊地跟在母亲的后面,深一脚浅一脚地向村委会走。可是当我们到村委会的时候发现,村委会的大门紧紧地锁着。母亲隔着门缝向里看,没有丝毫的灯光。我对母亲说,怕是父亲已经回去了,正好和我们走了不同的路。母亲半信半疑,然后又确定地摇摇头。母亲说,不可能,平日里你父亲都是天快亮了才回家的。这个死老头子,跑哪里去了?

       母亲不甘心,非得拉着我和她在村里转悠。我实在无奈,也挺担心父亲的,于是跟着母亲在村外村内转悠起来。

       突然前面一道光射向我们,对面传来一声低吼,谁?

       当时我和母亲一点儿心理准备都没有,被这一声吼吓了一条。我和母亲顿时吓得停在那里,不得动弹。

       等那束光的主人走近后,我和母亲才看清楚,原来是父亲。母亲问父亲,大半夜的在村里晃来晃去做什么?我也很奇怪,父亲这么大年纪了,不在家里好好呆着睡觉,怎么跑出来荡鬼?我一想到鬼,全身就开始发抖,我紧紧地靠在母亲的身上。

       母亲似乎找到了借口,老东西,你看你把孩子吓成啥样子了。

       父亲看我面色有些苍白,一把抱我起来,也没有吭声,转身向家的方向走去。

       母亲不再言语,跟在父亲后面,回了家。

       早晨我还没有睡醒,感觉脑门上有一只粗糙的手抚来抚去,我慢慢睁开眼睛,原来是父亲。没有睡多长时间的父亲,双眼微肿,脸色腊黄。母亲端碗汤来给我,父亲接过去,准备喂我。我说,没事的,父亲,我自己来。父亲一把把我按在坑上,不言语。我不再反抗,但是很不习惯父亲今天的举动。终于勉强喝完父亲一勺一勺喂的汤,我又沉沉地睡去。

       我直到下午时间才醒过来。父亲和母亲已经从农地里回来了。

       父亲问我,身体好了吗?我说好了,说完我还给父亲表演了空翻。父亲一看,我真的全好了,放心地笑了笑。

       吃过晚饭,父亲又要去村委会,母亲这次不依了。为了找你,孩子已经生了一场大病了,你还要去?你今天讲不出个道理来,甭想离家半步!父亲撇撇嘴,抽出汗烟来点上,一口浓浓的烟吐了出来。

       父亲蹲在院门口,我坐在门槛上,母亲挡在父亲的前面。天已经黑了下来,门口的灯招来无数的蚊子和飞蛾,扑飞着。啪啪啪的声音,彼此起伏地响起。

       父亲抽完了一口烟,才开始言语。父亲说,我前段时间回来的还算是早的,不到十一点就回来了。可是后来回来的越来越晚,这是有原因的。母亲插嘴,有什么原因?就因为你喜欢上了夜里瞎悠荡?父亲没有理母亲,继续说。前段时间晚上我回家的路上,突然看见有人爬进了张德财的家,我以为是张德财的儿子回家晚了,偷爬进去的。可是又疑心,就算是偷爬回家,也不至于这么偷偷摸摸的。所以,我猜想是张德财家遭偷了。后来,我躲在张德财家墙根后,等着那个小偷出来。半个小时后,那个人从张德财家出来。而且背上背着很大的一个东西,具体是什么看不清楚。等他还没有跳出墙时,我大喊一声,谁?结果那个人吓得丢了东西就跑了。当时我没有拿手电,没有看清楚小偷的去向,也就没有再追下去。我叩响了张德财家的门,他们出来后,才发现墙根底下小偷丢下的是他们家二十二寸的电视。张德财家人看没有损失什么,就请我不要声张这个事情,毕竟他们家是财大招偷,害怕。

       母亲担心地问,那你那天没有受什么伤吧?

       父亲说没有,又接着说,再后来的几次,我又遇到了几起这样的事情。大半夜,村里人都睡觉了,又有人会忘记锁门,丢个小东西也就算了,可是丢了大东西,总是会心疼的。村里人赚钱不容易,成年累月的靠几亩薄地,再养几只鸡羊的。若是再丢掉个几只,岂不是心疼得捶胸跺足?你看去年,村里多少家丢过鸡羊牛的。老孙头还因为丢了一头牛,病在家里三个来月呢。村里没有安排人维护晚上的治安,所以我看见这些情况了,你说我能不管吗?

       你管,你能管得了吗?一天两天管管可以,可是照你这样管下去,你还要不要命了?母亲虽然生气,可是语气已经软了下来。善良的母亲只是心疼父亲,可是她更不愿意让村里再遭偷了。

       父亲说,最近一段时间有我常转着,小偷小摸的事也少了。这几个月来,咱村里几乎听不到有谁家丢东西了吧?

       是,是你的功劳,你累坏了身体只有咱家里人知道,谁知道?母亲说着竟然抹起眼泪来。

       你懂个啥?村里平安安定了,我们每一个家庭才会平安安定。如果村里整天丢这丢那,大家怀疑来怀疑去的,哪里有平安可言?

       可是……母亲还想说些什么,却被父亲远去的身影打断了。

       死老头子,哪天死在外面才算不冤了你。母亲流着眼泪拉着我回了屋。

       后来,张德财号召其他因为父亲而没有被偷的村里人上报村委会,村里才勉强安排了专人晚上护村。就这样,父亲被替换了下来,晚上不到九点就回了家。母亲的脸上才有了好几个月来难以见得的笑容。

       我开学的第一个周末,老师让我们写一篇文章,关于什么是福。我去问父亲,父亲拍拍我的头说,平安是福。大到国家,小到一个家庭,平安是首位。只有守得平安,我们才能幸福地生活下去。

       于是,那个礼拜,我的作文题目就是《平安是福》。作文课上,还得到了老师的表扬,被老师夸。我知道这些全得归功于我的父亲,那个懂得保大世平安,才会有小界平安的纯朴的父亲……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