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百科

广告

灿若桃花的春天

2012-02-24 14:04:13 本文行家:水陌

无灿若桃花的春天“刚才明明是你通知我来收快递,现在你又说不是你。这算什么态度?信不信我投诉你,让你生意都没得做。以后天天喝凉开水,夜夜睡桥底。”这一刻的我和一个疯婆子无二样,倘大的大厅在回旋着歇斯底里。而我的对面,那个无辜的小伙子正眨巴着一双单眼皮望着这个又晃头又摆手的女子说要投诉他,他只觉得好笑又好气。原来女人疯起来是这么野蛮。“我叫小南,这位小姐。的确不是我给你电话通知你来。会不会是你搞错了地

无

 

     灿若桃花的春天

 
   “刚才明明是你通知我来收快递,现在你又说不是你。这算什么态度?信不信我投诉你,让你生意都没得做。以后天天喝凉开水,夜夜睡桥底。”这一刻的我和一个疯婆子无二样,倘大的大厅在回旋着歇斯底里。而我的对面,那个无辜的小伙子正眨巴着一双单眼皮望着这个又晃头又摆手的女子说要投诉他,他只觉得好笑又好气。
  原来女人疯起来是这么野蛮。
  “我叫小南,这位小姐。的确不是我给你电话通知你来。会不会是你搞错了地址?要不你再仔细看看,或回拨个电话查询下。”
  开什么玩笑?我既没患老年痴呆症,又没到老眼昏花的地步,怎会记错或看错?不信我证明你看!我迅速拿出手机,将刚才的来电回拨。心里还恨恨地想,这下看你怎么辩解!
  直到传来一把声音,“小姐,你怎么还没到呀?我已经等了你好久。”奇怪,那个叫小南的手机没有响呀,而且,这声音的确不是他的。
  “嗯……请问,你说的地址在哪?啊?不是江南路18号而是江北路18号?”这下可糗了,真的是我错怪了人。我放眼望过去,那个叫小南的家伙正忙。正是溜脚的好机会,也就顾不上什么淑女不淑女了。
  当我走出门口时,忽然对自己刚才说过的那番话有一种熟悉感,好象在哪听过。
  时间回到了早上的明珠大商场。一个女人,穿着华丽,气质优雅,可是,一开口便破坏了这美感——“这算什么态度?信不信我投诉你,让你生意都没得做。以后天天喝凉开水,夜夜睡桥底。”而那个站在柜台内咬着牙齿,仰起头强忍眼泪的女子正是我。所以说,沉默是女人的美德。
  我是这装修豪华的明珠大商场里一柜台的销售员。事情再简单不过,因为今天的顾客非常多,自然会有个别“上帝”一下子照顾不过来而引发恶劣事件的。而某个被冷落的“上帝”发飙诅咒我来了。天知道,我已经是从早忙到现在,连午饭都没时间吃上,还遇上了这么一个“上帝”,我的运气真不是一般的背。再加上我把心里无处发泄的火乱发到一个无辜的人身上,我简直是背加黑。
  想来是上天知道我的心情不爽,所以,在我临下班时,芬给我电话,说晚上要给我惊喜。要我非到不可。
  我晃晃头,除了给我介绍她的男朋友,还能有啥惊喜?
  
  为着宁得罪君子,不得罪女人,我还是去了芬说的“夜时光”KTV303房间。推开门,我就听到一把声音有点熟悉有点郁闷——“那个女人也不知发什么神经……”,尔后,一抬眼,天哪,我就撞上一张熟悉的脸。哎,真是冤家路窄!
  居然是小南。我们一先一后地出现在芬的聚会上。
  看来缘份是一个调皮但又好心肠的孩子,这不,给我一个道歉的机会。一个女人要学会说三个字——“对不起”还有“我爱你”,就算是错的,就算是假的,只要态度诚恳,都会得到男人的原谅和信任。何况,我犯的并不是多大的错误,只是无伤大雅的一个误会。
  果然,在我说过“对不起”三个字之后,小南立即眉开眼笑来。他定是看出老娘我今天的心情不乍样,所以拿起杯子坐到我的身边来,于是,我一杯来,他一杯去,我们就把那啤酒当成白开水般地倒嘴里,反正有人买单,管它呢?
  最后,我们俩都醉了,按故事的发展,他搀扶着我,我依靠着他,踉跄而回。也许,酒会乱性,一夜情也许还能开出一朵开长地久来。但事实并不是这样,可以轻佻地制造出暧昧,但这些绝对不会是美好。我自觉抗拒这样的一夜。
  小南把我送到了楼下,抬起头看了看,问,还要我送上去不?
  我说,不用了,这里就行了。然后,也抬起头来,发现今晚的月亮很圆,像一盘白玉,想咬一口。
  我更醉了,“嗖”的一下,把嘴向小南的方向伸过去,没想到,一下子就对上了小南的嘴……
  夜很静,显得心跳的声音响得像打乱了节奏的鼓一样,伴随着我一阵阵蹬上楼梯的脚步声,夜,很快又安静了下来。
  
  自那夜后,小南偶尔会到我上班的商场来,说要给女朋友送小礼物。我不由暗暗地羡慕他的女朋友,能得这如此细心体贴的男友,复何求?他很爽快很干脆,我不懂女人心思,你来帮我选。
  我问,她都喜欢些什么样的小饰物。他肯定地说,只选你喜欢的。你喜欢的,她肯定喜欢。我相信你的眼光。
  这个容易,我喜欢的蛮多,难不倒我。比如这个口红的颜色娇艳,抹上后,一定会灿若桃花;比如这条围巾素雅大方,足显气质之风;再比如这副项链,更添几分风情卓约……
  我还想着把柜台上的小饰物都一一推荐个遍,小南忍不住笑了,得了得了,我就要这条围巾。
  那天,小南只买了一条围巾和一对男用手套。
  我挑着眉,指着男用手套问,这个不是应该由你女朋友送你的么?
  他呵呵一笑,不答我。
  第二天,小南又来,买走了项链。看起来挺赶时间的,因为话也不多说两句,就说“我走了。”。
  第三天,小南没来,我发现我有点想念他了。虽然明知他有女朋友,可我还是控制不住自己。那晚的“偷吻”事件,我们谁也没提起一句,就像不曾发生,就像那不过是梦里情景。可是,明明有好几次,我对着镜子抚摸着自己的嘴唇,想像小南的嘴唇是不是很丰润,他的舌尖是不是很柔软,镜子里的那张脸,迅速地红了。
  去去去,三月韭菜。一棵有主的名草,想也是白想。
  过几天,小南又来,他把那支口红买下了。我问,你女朋友喜欢那条围巾和项链吗?他怔了一下,然后说,嗯,都喜欢。
  然后,问我,你喜欢这支口红吗?
  我微微一笑算作回答,心在说,喜欢的,不一定就能得到,不一定就是自己的,比如你。就在昨天,我看到了你和你的女朋友,很般配的一对。我和你,只是偶然遇见的路人而人。你有你的忙碌,我有我的生活。
  
  妈妈说我老大不小了,该结婚了。给我下达了两项任务,一是由我完成,带一个男朋友给她过眼,二是由她来安排,给我介绍个男的。
  我完成不了任务,于是,那个姨妈的远房表亲给我妈推荐了一个“海龟”。从我妈口中可得知,这“海龟”年龄30有2,但我妈说,这年龄说明会疼老婆,还有,这“海龟”挂牌于一间会计师事务所,我妈说,这职业说明了这人会过日子,精打细算。还有,这“海龟”已经有一套房子,我妈说了,只要我看中他,他看中我,我们当晚就能洞房了。
  唉,哪有当妈恨嫁女儿的心恨铁不成钢似的?
  我虽然不过是顺应下我妈的意思,也不抱什么希望,但上天你也不能这样对我呀,给我安排这么个“人才”来!同学们,要说坐我面前的这男人是30有2,打死我也不相信呀。你看他那头发,稀疏得可以去演新版的“三毛浪流记”了,再看那张脸,也不知是不是国外的风特别的毒,可以把一个人提早进入了冬天,说是“老脸一张”真是一点也不毒舌。
  算了,想我虽然没有天姿国色,没有百万家财,但也不能为了把自己嫁出去而瞎了眼。要是我们有感情在先还好办,为了爱,可以包容一切缺点,就算是麻子,也认了。问题是,我并不爱他,一点也不爱。
  回家后,我瞪了一眼期待着好消息的妈,恨恨地说,我的妈呀,以后别叫我相亲了。
  是的,我真是恨死这次相亲了,因为,我遇见了小南。他的身边配那么美丽的女子,而我,就该配这半死的老头么?我不甘心。
  我的妈还是不死心,她就那么一句“有本事你给我带个回来。”把我堵得无话可说,举手投降。于是,又有了再一次的相亲。
  这次,由我的妈来亲自坐阵,所以,相亲的对象也就相对靠谱了些,也就四个字可形容“平淡无奇”。
  望着对面那张木讷拘谨的表情,看着他那张嘴在动呀动,我莫名就想起了第一次见小南,他让那天的我吓住的表情,突然地笑出声来。
  我的妈瞪了我一眼,颇有怪责我没礼貌的眼色。我连忙把身子端起来,摆出一逼认真听的模样,才知道,我的笑,是多么的不合时宜,因为刚才那人说到“我的奶奶去世时,我的爸爸才12岁……”
  我无声地叹了口气,得什么时候才能说到“我大学毕业后……”,我把头无意地一转,居然又发现小南,他正用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目光看着我,看着我,看得我的心慌,我怎么可以在心里喜欢着小南,却又在这里接受相亲?
  我“嗖”的一声站了起来,对我的妈说,也对着对面的那人说,我走了。然后,就真的走了。
  不用说,那天晚上,我又挨了妈妈的好一顿批,就差戳着我的额头说,你这丫头,怎么就不能让我少操点心?
  妈,我不过是才26嘛,离剩女差得远。
  我看你是想当齐天大圣吧。
  哎呀!我瞪着不可思议的眼睛,我的妈居然懂“齐天大圣”这个词!我知道,再这样谈下去,也许我的妈将会上演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地哭诉我的“罪状”了。一想到这情景,我的头有两个大了。
  天佑我也,我搁桌面上的手机响了。二话不说,我立马接了,听到芬说,快来好时光。我说,好。然后,我衣服也不敢换,急忙对我妈说,妈,我有事要出去了。
  
  到了好时光,想不到小南也在。我和他,还真是有缘呀,到哪见哪。
  当晚好象是有人失恋了,所以,搞了一个庆生联欢会,说是旧的不去,新的不来。这主题不错,大家一致响应,频频举杯,诅了狗男女,再咒狗屁爱情,手中的杯,实在是没法空,一杯干了再一杯。
  我自嘲地想,我想失恋也失不起,因为恋不来。那么,就再干多几杯吧。我向小南看过去,看他也和我一样,在拼命地灌自己,就奇怪了,你说你有漂亮女朋友,这失恋的关你什么事?
  我凑了过去,问,为你手中的这杯冠个名义,否则,一边坐去。
  小南想了一下,说,为别人的女朋友干杯。
  我喝了一声,去你的。骗酒喝的。小南碰了一样我的杯,反问,你手中的这杯又冠何名义?
  望着杯子里的啤酒,金黄金黄的,像一颗成熟的心。轻轻地摇晃了一下,就起了波澜,我想对小南说二个字“为你”,但说出口的是“为别人的男朋友干杯。”。
  相视一笑,然后,我们同时把酒都干了。
  这夜,我又醉了。小南又把我送到了楼下。
  我抬头看了看夜空,今晚没有圆月,那就算了,我不作偷吻之小动作。不料想,却猝不及防地跌落了小南的怀抱,他的嘴唇贴在我冰冷的唇上,然后,撬开了我的唇……他的舌头如我的想像中的一样柔软。
  有10月的风从身边经过,渗着微凉,然而,我只感觉到一阵阵的温暖从舌头一直延伸到心房。
  
  我一直是一个喜欢黑夜比白天多的人,因为,在夜里,可以允许自己任性地做梦。比如,昨晚的那个吻,我就当作是任性之下做的一个梦,然后,梦醒无痕。
  是的,幸好我是这样想,否则,我该如何面对小南陪着上次那个美丽的女孩子向我走来的情景?
  小南,你真会挑时间和地点,在我上班的地方上班的时间来,让我无路可退。
  我还来不及露出职业化的笑容,就听到小南说,妹妹,过来,让我的朋友帮你挑选。
  妹妹?刹那间我的脑子转不过来。
  哥哥,这就是你说的那个朋友呀?那么,是不是我喜欢的,你都送我?
  小南微笑着点头,他微笑的眼睛不是看向他的妹妹,而是看着我,好象在说,这只是我的妹妹而已。
  正心慌意乱时,小南把一样不知什么东西塞我手上,轻轻地对我说一句“我来接你下班,等我。”。我偷偷地看了一眼掌心,是一只纸折的鸽子。
  “你是一只鸽子,飞进了我的心空。”是小南写在鸽子上的字。
  
  觉得今天有点特别,比如天就特别蓝,空气特别清新,我的脸特别红,时间过得特别快。还没想好怎么面对时,小南就出现了。
  原谅我有点扭拧有点羞涩,因为他第一句话就是“我带你上我家。”,然后,他一看到我这表情,就笑了起来,你想哪去了?
  ……我能想到哪去?我的心现在不属于我的,她像一朵花似的,怒放,全然找不着方向,又像一支烟花,在劈哩啪啦地燃烧着。
  我开始想像爱情的模样爱情的味道是不是就是这样的,有点忐忑,有点疯狂,有点任性?
  我侧过头去看了一眼走在我身边的小南,正好有阳光抚摸过他的侧脸,他的鼻子,他的眼睛,给人一种很温暖的感觉。想像之前我的大胆妄为,如今,竟不敢伸出手去牵一牵他的手。我怕,这一切都是幻觉,美好得经不起我的触碰。
  这样的感觉一直维持到我站在小南的房间里,我看见这里有很多我熟悉的东西,而且,它们都曾经经过我的手,再递给小南的手。
  我傻傻地问,这些,怎么会在这里?你不是买来送给你女朋友的吗?
  小南笑了,是呀,我是要买下送给我的女朋友,所以,现在,我把它们都送给你。你不记得了,这些都是你说喜欢说好看的,小南指着一条围巾说,你说的,这围巾足显气质,我想像过衬你那件蓝色上衣时,冷酷的冬天也一定会变得优雅起来。还有……小南走前几步,拉开了抽屉,拿出一支口红来,欣子,你说抹了这口红,会灿若桃花,你可否为我抹上它?
  你没有女朋友吗?你们看,我问得多大煞风景。
  这次小南很认真地说,我没有女朋友,如果你答应做我的女朋友,那么,从现在起,我就有女朋友了。
  可是,你喜欢我什么?
  这个问题难倒了小南,他一定是想给我一个充分的理由,却想不出来。只见他搔了搔头,皱了下眉,然后,像想起了什么似的,冲口而出了一句“我喜欢你吻我”。
  姐妹们,相信你们也一定不爱听这个理由。所以,我也不能免俗,就算你不说喜欢我的天使的脸孔,魔鬼的身材,起码也说下喜欢我的温柔呀,体贴呀,大方之类的,小南这样说,不等于是说我主动地追他了嘛,教我情何以堪?
  小南看出了我的不高兴。再搔搔头,皱皱眉,然后说,好吧,我坦白。是这样的,第一次见你的时候,觉得你是一个很泼辣的女孩子,然后,再见到你,你又变成了一个很善感的女子,后来见你,又觉得你是一个细心大方的女子。怎么说呢?反正就是每次见你,你都会给我不同的感觉,那种感觉让我很想靠近你,甚至是走进你的内心里。
  这算不算是表白?这些算不算是情话?我想,我被小南的甜言蜜语灌醉了。我对着镜子,抹上了口红,然后,转过身,面对着小南,问,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小南说,有,还有三个字,不过,是以后说。
  我说,好,我等你说。然后,走到小南的面前,踮起脚尖,轻吻了一下他的嘴唇,说,我把这桃花送给你了……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