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百科

广告

烙印

2012-02-24 14:00:07 本文行家:水陌

无1、我是陌我和几个自称为“美女”的朋友在一间网站做义务编辑。她则是我所在网站的负责人,而他是站长,从照片上看,她不美,但他很帅。当王菲的姐弟恋成为一种时尚时,这两个男女也跟着相爱了。如果说恋爱是一种燃烧,他们相爱的速度可用星火燎原来形容,那火花怔是把我们看得眼都花,最后不得不感叹,啊,原来这就是烟花的盛放。我们一干人等最关心的还是等着看他们的好戏散场,等着看那女人在不久的将来,如何再用文字去痛心

无

 

 1、我是陌
  我和几个自称为“美女”的朋友在一间网站做义务编辑。她则是我所在网站的负责人,而他是站长,从照片上看,她不美,但他很帅。
  当王菲的姐弟恋成为一种时尚时,这两个男女也跟着相爱了。如果说恋爱是一种燃烧,他们相爱的速度可用星火燎原来形容,那火花怔是把我们看得眼都花,最后不得不感叹,啊,原来这就是烟花的盛放。
  我们一干人等最关心的还是等着看他们的好戏散场,等着看那女人在不久的将来,如何再用文字去痛心疾首地哭诉男人的罪行。而不是像今日的文字,简直就会甜出蜜来,字字句句,行行段段都是爱诗篇。由此肯定,诗人,不仅产生于失恋时,还诞生在恋爱中。
  别说我们不安好心,不给祝福不算,还诅咒他们的恋爱告终。这个中原因实在是出在他们的身上,他们的恋爱实在难以教人看好。你说,一个女人既无如花娇容,也无身缠万贯,她凭什么得到一个比她小10岁的帅气小伙子的爱呢?我们每一个人,都自认为不会比她难看,只会比她好看,也不见有这样的一个帅哥爱。不是说,男人爱貌,女人爱财吗?否则怎拼出个“财貌双全”这成语来?凭什么她能得到爱情,我们却不能!
  说到底,我们只是眼红那个帅气小伙子爱得勇敢,爱得轰烈,爱得对象却不是自己。说到底,我们的嘴巴诅咒着爱情,但内心无限羡慕着别人的爱情。我们都是一群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狐狸罢了。
  再说,要是我会诅咒之妖术,我的骏,他敢待我如此?
  
  我已经有一个月没有他的消息了。
  一个月前,我和骏在一个风清云淡之夜定下了婚期,虽说没有耀眼的钻戒,没有鲜艳的玫瑰,但,“我愿意”三个字是那么迫不及待脱口而出,一颗恨嫁之心昭然若揭。事后,骏坏坏地笑我,是不是很想每个晚上有我的怀抱,每个清晨有我的热吻?
  女儿家心事被一言识穿,我只好诈作生气地锤打他的胸膛。唉,他的胸膛是那么的宽厚,像一堵厚实的墙,我以为,那是踏实的表现。谁知,谁知,共同生活二年,我竟看不透这人的心。
  订婚的第二天,骏就莫名地消失了,一整天,没有接到他的半个电话,没有见到半个人影。当时我不当一回事,以为是骏在为结婚而准备。
  第三天,打他的手机是关机,他公司的答复是请假。这时,才朦胧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手机怎么可能关机?请假我怎么可能不知道?
  第四天,第五天,……依旧。
  第一个星期,第二个星期,依旧。
  我觉得快疯了,看着一把一把往下掉的头发,无由地想起了席慕蓉的诗句“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真恨不得一夜成白发魔女,然后,持剑走天涯,非得把第二个卓一航找出来不可。只是,一个男人若不爱你,就是不爱你了,再如何相逼也只是自制笑话或悲痛。
  蜜友麦子说,骏会不会得了婚前恐惧症,所以落跑了?
  靠,我这小女子都还没得婚前恐惧症,他一个大男人倒是恐惧得逃跑了?
  那他会不会藏起来在给你炮制特大惊喜?
  ……
  在一个个孤独无助的夜,也就只得麦子这样无力地安慰着我。
  麦子说,不如告诉他的爸爸妈妈,问他们知道骏的消息不?
  我摇摇头,前几天他们还打电话来,问我们的婚事准备得怎样,我都不知怎么回答他们好。他们应该也不知道骏不知哪去了。不想他们担心,不说的好。
  麦子点点头,然后不知如何安慰我好。
  我叹一口气,把麦子赶回家去。这样的烦恼又有谁能分担?何况,感情的事,谁又能安慰谁?
  
  谁在唱“想念你的笑,想念你的外套,想念你白色和你身上的味道……”?是谁如此应景地撩起我的伤感?让我有种想死的痛。
  电话在这时震耳欲聋地响了起来,一定是骏。我扑了过来,抓起电话就猛喊,骏,骏,你在哪?
  我是英,不是骏,是排在骏之前的那个男人。一听这可恶的声音我就知道是谁,忿忿地挂了。
  这个可恶的男人的确是我的前男友,只是他不叫英,叫自强。几年前他攀上那个富家女后,目的为了快速达到理想和人生目标。这就是他的“自强”。也不知是他的幸运,还是她的倒霉,那个富家女在婚后三个月出车祸死了,他名正名顺地接管了她的所有。貌似悲伤地沉寂一段时间后,又开始活跃于声色犬马中。自此,他得了一个外号叫“阿春”,他实在是太春风得意了。虽如此,他那人却有一颗怀旧心。曾听麦子说,春哥想与你重新开始。
回想当年对他的爱,再回想当年他给我的痛,那简直是不堪回首的往事呀。我叹一句“春去秋来,没他份了。”然后结束了关于这下话题的讨论。
  春哥却似乎不死心,如此刻的电话,大有我不听就不止之势。
  无奈,我说,你到底想怎样?
  他的语气完全收敛,陌,我知道你的心情不好,出来坐会?
  不。
  或许我能帮到你?
  骏?
  是的。
  在无助的时候,半丝的希望也成浮木,我迫切地希望从他那儿可以得到骏的消息。
  春哥的第一句就是,陌,好久不见,可好?
  怎么好也比不上你呀,房子,车子,票子都有了。
  他到底是听出了我话中的讥讽与恨意,脸上露出痛苦,陌,你要怎么肯原谅我呢?
  对于我此等善良女子来说,让爱过的人痛苦也不见得快乐。我叹一口气,每个人都有选择的权利,你只是选择了你想要的。既然如何,何需原谅?若我还在恨着你,说明我还爱着你。我已经不爱你,所以也不恨你了。你就放心来过你的好日子吧。
  他沉默良久,良久。
  最后还是说了,陌,那天我送一个朋友坐火车,看到骏也在火车站,他与我擦肩而过。骏的样子看起来很焦急很慌乱,我看见他登上了开往烟台的火车去了。
  
  烟台?这地名让我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好象在哪儿见过,却又想不起来。直到次日,我在网站浏览,眼睛遇上“烟台”这两个字时,终于想起了烟台是一个怎样的地方。
  网站有一处版块最受人欢迎,就是日记本,站内很多人都喜欢开一个专栏来写写心情,写写爱情。那对恩爱的男女更是,身边琐事,心内情话,一一道来,惟恐别人不知。因着关心他们的结局,所以我们总是天天追着看,就好象在追着一部看上瘾的肥皂剧般。
  我想,这个结局就快揭晓了,但却是每一个人都意想不到。
  昨天的日记是由站长,即那个帅气的小伙子慎重地撰写,之所以说他慎重,是因为这日记包括的东西太多太重,有责任,有爱情,有前生,有来世。
  他说,写一篇日记是见证我的爱情。
  
  2、我是骏
  很多年前,我幻想过自己爱的女子应该是那种长发飘逸,笑容甜美,温柔体贴的可人儿。但爱情不是设想,时时会有意外,或惊喜或惊吓。
  陌是一个带点俏皮带点浪漫带点天真的女子,虽可爱,却不是我想要的。然,爱上她,是我意想不到的惊喜。遇见她,是我最美丽的意外。
  陌常常会问,骏,还记得我们是怎样相识的吗?
  我坦白,不记得了。
  陌噘起了小嘴,那小嘴就像一只红通通的苹果,想咬上一口。
  过去不重要,重要的是现在和以后有我爱你,对吗?
  陌是一个很容易哄的女子,所以也是一个很容易开心容易满足的女子。或许,因为这样,她一步一步地占据了我的心。很多往事,慢慢地被挤出了心房。我开始淡忘某些事某些人。
  直到有一天,我接到一个电话。然后,是匆忙的收拾,匆忙的出门,匆忙地上了火车。我的脑里除了回荡着一句“云快不行了,她想见你。”之外,什么都不再记得。包括陌,包括一个月后的婚礼。
  火车缓缓而去,回忆沓沓而来。那年,云是我一个哥们雷的女友,她非常爱他,是那种爱到尘埃里的卑微。可我那哥们简直就是一颗花心萝卜,可他帅,他有钱,他深谙女孩子心思,所以,招蜂惹蝶是闲事。我曾深深不忿,他怎么就那么的不懂珍惜她。
  有一天,云给我电话,颤抖的声音里明显是哭过。骏,你能帮我一个忙吗?
  她想我陪她去医院。我傻傻地问,你不舒服吗?不过是一句如此平常的问候,她的眼泪就哗啦的流了下来,然后,倔强地抹去。还记得那一刻,我的心是非常非常的疼。有人说,一个男人心疼女人的眼泪,说明是爱了。
  她不想说,我也就不再问了。直到那个女医生严肃地批评我,你们男人怎么这么不懂爱惜老婆的身子?她的身质根本不允许不到半年时间又怀上,更不允许频繁地打胎。你们想清楚没有?真的不要?
  这时我才清楚发生什么事,才意识到此时此景我的角色。我想说,这个孩子我要,我爱这个孩子的妈妈。可我张开口,什么也说不出来。
  女医生痛惜地摇摇头,她坚决不要,我也就没话可讲了,可你们懂得什么叫爱情吗?然后,走进了手术室。
  我蹭着墙角,慢慢地蹲了下来,抱着头痛哭起来。
  
  从那以后,云疏离了雷,甚至,包括我,即使偶遇,也只是点个头,问声好,然后转身。她逐渐消瘦,而我以为,她只是需要时间,而我愿意等。
  等到毕业晚会的那天晚上,我告诉她,跟我走,我愿意照顾你,愿意去爱你。
  云沉默良久,说,谢谢你为了我和他和他打了一架,谢谢你愿意爱我,谢谢你愿意照顾我,谢谢你给我的爱,可你不是我想要的男人。对不起。
  原来她什么都知道,只是,她依然只给我一句“对不起”。
  我还记得,那晚的星星呼啦一下,全从天下掉落到眼底。
  
  云一个人走了,听说她孤身一个人走了很多地方,听说她一直没有男朋友,听说她过得很好,到后来,她的消息渐渐在同学间失传。
  眨眼五年过去,我以为,现在的云应该是一个贤妻良母,或许,已经有一个或两个可爱的儿女在怀。
  当我这样去想起云的时候,心还是会微疼,为那个纤弱却倔强的女子,为我们一同流过眼泪的日子,当然,还有她的拒绝。有时,一直令男人念念不忘的女子不是深深爱着他的那个,而是他爱过,却遭遇拒绝的那个。
  ……
  
  往事在火车轰隆轰隆声中沉没起落。生命是一列火车,总会有到站的时候,但我如何相信,那个曾经明媚忧伤的云会是眼前这个消瘦苍白的女人?
  我终于可以不再流泪,握着她的手,听她轻轻地说,这么多年来,你过得可好?这么多年,你的联系电话一直没变。这么多年以后,我还是有一件事想你帮忙。
  我点头,谁也不忍心拒绝。
  我想见他。
  我知道不是眼前的这个他,不是这一个比云年轻10岁,深爱着云,为云办了一个网站的他,而是那个曾经深深伤害过自己的雷。
  那个年轻的他点点头,然后,把房间留给了我和云。
  云说,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傻,一直还想着雷?我只是想在生命消逝前再见他一眼。
  我说,这不叫傻,这才是爱情。你安心休养,我会把雷叫到你身边来的。
  我翻查电话薄,第一个入眼的是陌的名字,才惊觉忘了告诉陌。
  陌,等我。我现在在烟台。除了发送这几个字,我不知如何说。然后,拨通了雷的电话。
  
  3、我是雷
  我正和一客户商议着合同之事时,接到骏的电话,云快不行了,她想见你。
  而我正因合同一时未能签下而恼火,吼了回去,你开什么玩笑?
  你个混蛋,我会拿云开玩笑吗?若不是云她求我,就算她死了,你也永远不会知道。
  手机从耳边滑落,咣铛一声,碎在坚硬的大理石板上。就像当年,云的心碎在我心上的声音,那么清脆,那么尖锐。那个曾交付我一片真心,却不被我所珍惜的女子,她这次要永远地离开我吗?
  我把手机卡插进同事的手机,回拨给骏,云现在在哪?
  
  很多很多年以前,我是一个需要很多爱来爱我的人。妈妈在我很小的时候爱上另一个男人,临走时,我没有哭,反而是她的眼泪沾湿了我的脸。望着她慢慢消失的身影,我问自己,为什么妈妈会爱上别的男人?之后,爸爸因为放不下妈妈,意志消沉,在一个晚上,因为酗酒过度住进了医院,死亡的原因是酒精中毒。从那时起,我就开始对自己说,不要轻易爱上一个人,更不要以为爱是一辈子的事情。即使是遇上了云这个温柔女子。她给我的爱,很温暖,很真挚,熟悉得就像妈妈的爱一样。多年后再回想,我才醒悟,正是因为她的爱熟悉得像妈妈的爱,所以,我才会产生一种莫名的不安全感。我害怕,有一天,我成了我的爸爸。
  后来,我从朋友口中得知,云和我一样,来自于一个破碎的家族。我终于知道,原来云就是另一个自己,一个灵魂里布满玻璃碎片的自己。我们的靠近,我们的拥抱,都会刺伤自己。从那时起,我疏远了云。我以为,这对我们两个都好,一切还来得及。直到骏跑来打我一顿,他告诉我,云又有了我的孩子,独自地去打掉了。从那时起,我再也无颜见云和骏。这个爱我的女子却被我伤得最深。这个爱我的女子被我最好的朋友所深爱着,而我却不知。我算什么男人!
  后来,各有各天涯,我们像被风吹散的种子,吹到哪,落根在哪。因为业绩突出,我被老板的女儿看中,于是,顺理成章地娶了她,于是,我成了这间公司的老板。无所谓爱或不爱,这是人生的另一段新的开始。生活才是实在,爱情算什么狗屁。
  只是,在午夜梦回时,我依然会回到我的大学时代,梦见那棵曾经葱绿的大树,已经掉光了叶子。
  
  当我抵达时,有骏和另一陌生的女子来接我。他们的手互握在彼此的掌心。骏介绍说,这是我的未婚妻,陌。
  陌看起来并不算漂亮,但她有一种让人平静的力量。就像当年的云。
  我问,云她现在怎样?
  骏并不回答我,只见一脸沉重。我还抱着希望对自己说,是骏和云两个合伙来捉弄我报复我。
  直到我立在云的床边看着云安静地睡着的脸庞那刻,才惊恐地发现,这个女人,她这次真的要离我而去,永远地。
  我握着云消瘦的手,眼泪一滴一滴地滴了下来。她的脸已经不复往日青春,已经被折磨得苍老许多,可是,我爱她,一直在爱着她。即使是这憔悴的容颜。
  云睁开眼睛,看见了我,微微一笑,雷,你来了?怎么哭得像个小孩子?
  我不知还能说什么,说“我爱你”或“对不起”都没有半点意义。她的美丽因为我而变得破碎,黯淡失色。
  雷,我还能见你一面,也就放心地去了。这一生,你是我惟一爱的男人。
  到了今天,云依然执着于我,宽容于我,教我情何以堪?
  是我不好,是我不懂珍惜,是我不值得你爱,是我不配你爱,云,你骂我吧,你打我吧,你恨我吧。
  云的爱就像一把尖刀一样,在我的自私上狠狠地刺了一刀,又在我的无情上狠狠地刺了一刀。
  雷,我不想带着半丝对你的恨而离开人世。雷,你告诉我,你爱我好吗?
  云,我爱你。我爱你,请你不要离开我。请你不要……
  
  夕阳从窗外透进来,给云镀上一层金光和安详。
  夕阳里,云的呼吸渐弱,然后,安静地睡去,永远地睡去了……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