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百科

广告

王老太为什么要进城?

2012-02-22 13:20:21 本文行家:索桥

索桥(六月的雨)一王老太这几天嘴里不停地嘟囔着要进城,不论家人怎么劝,还是那句话“我要进城里住,我要进城。”“妈,你进了城,谁来照顾你啊?老二的工作刚调转,正处于忙碌阶段,根本脱不开身,我除了上班,回来得给家里这几口子做饭洗衣裳,就算有时间,也不可能天天跑城里去给你收拾,这可怎么好。”王老太两眼直勾勾看着柜台上的钟表,上面的指针“咔,咔”,像是一根鱼刺卡住了嗓子眼儿,一个劲儿死咬着牙,似乎再忍不得

索桥(六月的雨)索桥(六月的雨)

   一

王老太这几天嘴里不停地嘟囔着要进城,不论家人怎么劝,还是那句话“我要进城里住,我要进城。”

“妈,你进了城,谁来照顾你啊?老二的工作刚调转,正处于忙碌阶段,根本脱不开身,我除了上班,回来得给家里这几口子做饭洗衣裳,就算有时间,也不可能天天跑城里去给你收拾,这可怎么好。”

王老太两眼直勾勾看着柜台上的钟表,上面的指针“咔,咔”,像是一根鱼刺卡住了嗓子眼儿,一个劲儿死咬着牙,似乎再忍不得半刻。

就在前年,丈夫老程因为心肌梗塞突然撒手人寰,养活老人的担子就落在了老大身上,那之前,老程曾当着亲戚的面指认大女婿为儿子,就这样,丧礼办完后,王老太住在了大女儿芳家。城里来回跑不方便,事情也就这样顺理成章了。

整日闲着无事可做,于是想起了同在一村的妹妹。

自丈夫死后,王老太也没什么亲人了,除了俩闺女就只剩下这个妹妹。妹妹叫琴,妹夫死得早。琴身上有病,但念及姐妹情,十几年里王老太一打电话,就会骑车进城去给她收拾:擦玻璃、洗衣裳、洗床单、扫地……也没什么怨气,觉得做点事是应该的,毕竟是姐姐。

琴每天到大女儿家陪着王老太,王老太说什么,她就做什么。每当琴忙完,坐在沙发上小歇一会的时候,王老太就开始苦口婆心地说了:“妹啊,你可不能忘了你姐姐对你的恩情。当年你那口子的退休金,要不是我和你姐夫跑遍了各个机关办事处,找的熟人,哪有你现在。你忘了?小时候,我还背过你,我有什么都给你吃了。”

王老太边说着,嘴角微微翘起,露出了一颗金牙,晃得琴不敢抬头,像只做错了事的兔子。

听到这里,琴忽然想起了好久没翻动的往事。

                              

姐姐家里的家务好像比常人多几十倍,总有做不完的事。洗衣服必须得反复洗七八遍,最少也是5遍,凡是重活累活,全是她一个人干,姐姐做不了,确切地说,是她这个档次的人不应该做的。早上打电话急急催促,立马就得赶去,从早上一直忙到太阳下了山,没吃什么东西,不然就忙不完了。姐姐家的小米粥好像很金贵,还是回家吃吧,细细回忆,好像没在那儿吃过几顿饭。只有那些活,是她想都想不到的多。

最不可理解的是,琴每次做完活,王老太都会和女儿说是自己认识的朋友谁谁谁给她做的,女儿也不禁佩服:她认识的好熟人真多!她说完也会有一种无比的骄傲感,得意一笑。大女儿问起她,“从小姨对我们那么好,她怎么不来看看你?”她总是脸色一沉:“谁知道,你姨她从没看过我,我也打不通她家的电话。”

就在琴的丈夫病逝前几个月,急需一笔医药费,家里负担不起持续高昂的医疗,向家境阔绰的姐姐借了五千块。就在当晚,王老太打来电话,说是要急用钱,打算购置新的家具,当晚必须拿过去,那会儿已是10点半了。

回到家,琴的丈夫使着全身的劲儿说:“就是病死,也别跟这个女人借一份钱!”

“我男人的退休金,是我们俩找了多少地方说了多少好话才办好的,那会,你还不知道在哪儿,编瞎话也不能昧着良心来啊!”

想着想着,琴从记忆里回过神儿来。看看王老太那双虎视眈眈的眼,泪刚刚到了眼角,看着眼前这个已显年老的姐姐,涌出的一丝嗔怒又收了回去。

                              

这天午后,王老太和往常一样,给妹妹琴打电话。

“琴,过来吧,两点了。”

“姐,今天不行,昨晚我送你回家的时候可能吹了些风,有些感冒,鼻窦炎又犯了,我起不来床,儿子在家照看着我,明天看看吧。”话筒里的声音很苍白无力。

王老太眼睛骨碌一转,瞪得老大,像个金鱼。眉毛也蹙了起来。略显怀疑地回了句:“哦,昂,你先躺着吧,我去看看你。”

没过一会,“吱呀”

琴家的大门已被轻轻推开。王老太见正屋没人,脚步用力很轻缓地来到了琴的卧室,她把耳朵靠近门缝儿,听了听里面的声音,然后用手一点点推开房门。

来到床前,只见琴躺在那里,环视四周,发现床下还放着一个尿盆。

“昨天还去城里买袜子,我正要和你商量我进城住的事,你这就病了?我看你就没病,你是不想帮我吧?”带着半笑半试探的口气,王老太的脸上洋溢出一种洞穿一切的诡笑,像是审问犯人成功后的满足。

“你儿子天海呢?”

听到响动,琴醒了。“姐,你怎么来了?天海,天海,你大姨来了,也不倒杯水,这么没礼貌!”

正在另屋设计图纸的天海忙赶了出来:“大姨,快坐吧,刚刚在忙,没听见您来,我这就去。”说着,正要往外面的暖壶方向走。

“不要了,我不渴。”

她转身来到正屋的水缸前,掀开盖子。

“这水是你提的吧,天海白天忙成那样,还不知道你有没有病,在医院认识几个人,开张假证明哄我。你分明没病!”说完,转身离开,走出门外。

琴已经起身摇摇晃晃地出来了,和天海正要跟上,还没开口。王老太回身一下把大门用力闭上了,“别送我了,不要出来送啊,别累着你!”

琴一声叹息。

第二天,琴感觉身体好些了。给大女儿打电话,得知王老太就在前一天下午已经进城了,离开时连个招呼都没留下。没几天,村里传闻,大女儿不孝顺,对老人不好,老太太进城了。

 

                           

平静了一个多星期,琴家的电话又响了:

“琴,你去给我买双袜子吧,老大不在家,刚刚给我熬好了鸡汤,工作去了。”

“姐,你在哪儿?”“我昨晚回来了,在老大家”

琴没多问,放下电话就朝芳家走去

……

 

后记:当天晚上听村里有人说,王老太在城里,二女儿因为饭送得稍迟了一会,她装着身上的几百块零用钱去了邻居家讨饭吃,而就在离城里住处远不过十几米,是大大小小的商店和小吃店。

参考资料: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