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百科

广告

最后一季庄稼(2)

2012-02-17 11:43:01 本文行家:鱼儿悠游

乡村最后一季庄稼(2)文/瑜儿关中天短,早晚只吃两顿饭,广厚老汉扛着锄头回村时,正赶上饭点。一街两溜的闲人端着碗扎堆闲谝,有个眼尖的叫张民的小伙子瞅见老汉扛着锄头就端着饭碗凑过来喊:“呦,广厚叔啊,您老这是做啥去了?还想着你那几亩玉米哪,您老汉就是不信邪,我给你说,甭看现在锄的欢,那都是给县上的牛场做贡献哩!”谝闲传的人群发出阵阵哄笑声,气的广厚老汉眉毛胡子都糙起来,提着锄头就轮过去,多嘴的张民赶

   

乡村乡村


  最后一季庄稼(2)
  文/瑜儿

  关中天短,早晚只吃两顿饭,广厚老汉扛着锄头回村时,正赶上饭点。一街两溜的闲人端着碗扎堆闲谝,有个眼尖的叫张民的小伙子瞅见老汉扛着锄头就端着饭碗凑过来喊:“呦,广厚叔啊,您老这是做啥去了?还想着你那几亩玉米哪,您老汉就是不信邪,我给你说,甭看现在锄的欢,那都是给县上的牛场做贡献哩!”
  谝闲传的人群发出阵阵哄笑声,气的广厚老汉眉毛胡子都糙起来,提着锄头就轮过去,多嘴的张民赶紧端碗跑得远远的,回身还给老汉做了个鬼脸说:
  “老叔,你都七老八十了,你儿挣大钱,你不好好在家呆着享福,成天个上窜下跳不安生,县里都挂了号了,咱村头号麻烦人物!”
  老汉放下锄头骂到:“去你娘个脚,狗日的胡说啥哩!我老汉就是不信邪,从古到今没听说农民不种地到处胡逛荡的,没有这个道理!”张民他妈在屋听见动静,赶紧跑了出来,拍了儿子一巴掌又来给广厚老汉陪笑脸:
  “他叔,娃不懂事,你甭跟他一般见识,我回去美美的收拾他!”
  “他婶,不是我说你,看看你都把娃惯成啥咧,没大没小的,满嘴胡说八道,他爸也是个好庄稼把式哩,就这家教?真是羞了先人了!”说完扛起锄头直起腰板头也不回的走了,把个张民妈臊的满脸通红一时尴尬之极。
  广厚老汉的家在村北,三间瓦房带个小院,小院拾掇的干净整齐,靠墙根开出了一溜菜地,种着翠绿的青菜,青青的的蒜苗和芫荽,几棵茄子已经结下了大大小小的果实,线线辣子繁密的挂了一树树,围墙不高阳光雨水都充足,上的全是土肥,菜长势特别好。
  院子里有个葡萄架,一串串绿盈盈的葡萄很是喜人,葡萄架下阴凉浓密,一张小桌两个小凳已摆放停当。洗完了手脸,广厚婶端来了稀饭小菜一碟子油泼辣子和几个喧腾的馍馍。小米稀饭,细丝咸菜几滴香油就提了味,绿绿的凉拌野菜看着就有胃口。老两口坐下就着吃起来。老汉吃的高兴,嘴里也不闲着:“娃他妈,你看咱这馍馍白格生生的,再夹上红辣子,甭提多美咧!咱建明媳妇一天到晚的买馍,喔馍看的白的吃起没味道。哪有咱这自家的麦子磨的面蒸出的馍香!”建明是广厚老汉的儿子,在城里做生意,老两口还有个女儿,在附近的中心校当教师。一儿一女早已都各自成家,不逢个年节啥的平日这家就老两口。
  “就是哩,娃们一回来就要吃家里的馍饭,走的还要拿几个,城里的馍就是看起香没嚼头”广厚婶附和的说道,她嘴里有话,说不出口,吃得特别慢。
  广厚老汉吃完了饭,又点起一锅子旱烟蹲在墙根吧嗒起来。他烟瘾很大,再热的天也总要抽上好几锅,老汉一边美滋滋的抽一边看着院子里的菜,突然发现辣子叶上有个虫子,赶紧跑过去丢到地上狠狠地踩死,这才又折回去蹲下来。广厚婶慢腾腾的收拾桌子,她偷偷瞧了瞧老汉的脸色,嗯晴着呢,就小小的声说:“那个娃他爸,刚村长过来了,把钱送过来了”。
  “啥?啥钱!”老汉停下了手里的动作,烟袋锅子挪开嘴边,瞪眼瞅着老伴。
  “就是那个补地款,人村里都领了,就剩咱一家….”广厚婶的声音越来越小,她低下头,用力的擦起了桌子。
  “谁让你接钱的!!我不是说了吗,不要钱,退回去!!我的地也不卖,我看他谁敢砍我的庄稼!!”一听是这,广厚老汉忽的站起来,额上的青筋突突的跳。
  “就你能就你能,人合同都签了,全村人都通过了也领了钱,是你一个老东西就能翻天的??你倒是县里跑了几回,村里闹了几场。咋,还不是白费力气,有本事跟我在这喊叫啥,钱我不退,要退你去退!”广厚婶有点火,提高了嗓门。没好气的说完气呼呼的进厨房去了。
  老婆子难得发一次火,倒把一向糙脾气的广厚老汉给震住了,他张了几次嘴,终还是缓缓蹲下,耷拉个脑袋低头不语了。他想起了刚回家前张民那些话,吃饭时转好的心情又变的郁闷起来了。
  广厚婶收拾完厨房,出来看老汉的那样,又于心不忍了。
  “娃她爸,胳膊拧不过大腿去,你看咱村现在,年轻娃都不爱种地出门打工去了,尽剩下些找不下活有年龄的,再说了这几年种地有啥利嘛,粮食涨一分化肥种子要涨一倍,运气好赶上风调雨顺还能落几个,再像去年似的旱得旱涝的涝,种地都赔到地里了,落个口粮都艰难,咱娃出息,能养活的了咱两,没地种了咱就把老屋卖了,跟娃到城里享福去….”
  广厚婶不说了,同样的话她都说了无数回,这老汉是个四季豆,没办法。她看了看呆愣不语低头抽闷烟的老汉,叹了口气。心里暗暗祈祷工程队能来得再晚些,至少让老汉收了这最后一季庄稼。老头子年纪大了脾气又倔,别整出什么想不开的事来才好。
  想到这,她在心里暗暗下了一个决定……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本文行家向Ta提问

鱼儿悠游鱼儿悠游,本名何瑜,博客名瑜儿,热爱文学,喜欢写作,尤以写小说为主,作品散见《旅途》《散文选刊》《笔友》《牡丹江晨报》《咸阳文化》等报纸杂志网刊。现任几大论坛版主,两家原创文学网站编辑,新浪草根博客编辑。希望能有个交流的平台,互相学习,共同进步。

行家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