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百科

广告

我们到底还要不要相信爱情?

2012-02-15 20:04:24 本文行家:水陌

无如果相信爱【上】/水陌如果相信爱,那么,爱情是一种至高无上的信仰,如一盏长明灯,照亮着一路,走过青春,爱情。而每个女子,都是勇敢的飞蛾,愿,扑火。-----题记1合子是我的好友,我们一起长大,一起走过青春的迷茫和成长。她戏说,青梅竹马的恋人是我。她说,若是你为男,我为女,或我为男,你为女,更或你我可同性爱,也许,我们就不会爱得那么辛苦,那么伤痛。我说,那就约好下辈子吧,你为女,我为男,我们的暗号

   

无

 如果相信爱【上】

/水陌

    如果相信爱,那么,爱情是一种至高无上的信仰,如一盏长明灯,照亮着一路,走过青春,爱情。而每个女子,都是勇敢的飞蛾,愿,扑火。
  
  -----题记
  
  
  
  1
  合子是我的好友,我们一起长大,一起走过青春的迷茫和成长。她戏说,青梅竹马的恋人是我。她说,若是你为男,我为女,或我为男,你为女,更或你我可同性爱,也许,我们就不会爱得那么辛苦,那么伤痛。
  我说,那就约好下辈子吧,你为女,我为男,我们的暗号就是“我等你等到花儿也谢了。”
  我们一起看《蓝宇》,深为感动,然后,抱在一起,边哭个稀里巴拉的,边说,为什么我们不可以像他们那样的相爱。
  合子坦言爱男人更多,男人的热烈和暧昧才能令她心荡漾。女人的再多爱也只限于感动。
  2
  经过前段时间的日夜加班熬夜,我终于把工作提前完成,终于可以给自己一个难得的假期。对她说,你来吧,陪我度过这个明媚的假期。
  她于是来了。我们一起挽手买菜做饭,一起挨肩逛街购物,一起在美容院里说长道短,再不就是和我天天窝在家里上网。
  
  合子,你说,我们这样相亲相爱到老多好!
  叶子,有你爱我也满足,可,这是心理上。如果没有男人的爱,身体会寂寞的。
  你就色吧你!我没好气地说。
  对了,忘了说,合子是一个正宗的网虫,她喜欢上一个北方的男人。她说,我向往和他一起在雪地里狂奔。
  我说,你向往的不止是狂奔吧?比如……还有裸奔呀!
  她不怀好意地扑了过来,对呀,现在就和你先来裸一场。于是,我们从床头嬉戏到床尾,然后,肯定有一个人落荒而逃,有一个人笑得喘不过气来。每每这时,我的心总是溢满了温情。
  
  我常疑惑,爱情对于人生来说,是填充或占据?我和她相反,相信网上有真情,可是不曾相信网上的爱情。在网络里,仅是一句“我爱你”就能证明我爱你吗?谁知道网络背后的是狗还是人?或是披着羊皮的狼?
  可以随时离开,随时换个马甲卷土重来。这就是网络的真谛。
  谁能看穿面具背后的脸?
  3
  那晚,我躺床上继续那没完的《安妮宝贝》,她则是日夜不分地守着电脑前。也不全是聊天。她爱文字,爱捏造那些唯美的爱情故事来哄骗读者的眼泪。用她的话说,灵感枯竭时,就会到处去搜刮爱情的星火源头来点燃烟花。她用一副遗憾的样子对我说,叶子,你怎么就没有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情故事来成全一下我的文字欲呢?
  我说,你应该亲自上场来亲身感受,岂不是更大的成就?
  她说,我是一只花蝴蝶,偏爱蝴蜒点水,只适宜轻尝浅辄,既不伤身也不伤心。然后,她轻佻地瞄了我一下,干脆,你马上来轰烈一回,来作我题材?
  你就想我早日牺牲吧?
  错,我更希望你渐入佳境,早日功德圆满。
  ……
  正感动时,她一声大叫,叶子,你快来看,这人要我的QQ号码。你不是说郁闷没人聊天吗?这人的语言挺不错,素质不错。
  我爬起来一看,原来她又在泡聊天室里的GG了。用她的话说,没办法,聊天室里充溢着暧昧的色彩语言,有助于故事的创造。
  这次,她用的名字“用上半身相爱”哗众取宠,果然效果显著,就好比蜜蜂闻着蜂蜜味一样,纷纷扑至,验证了男人对女人的上半身与下半身都非常感兴趣的真理。
  我问,这么多色鬼,哪个才是?
  她指着一个名字,对我说,这个,他说喜欢我的名字,喜欢用上半身去相爱。
  叶子,这个人的年纪比我小,你知道的,我不搞姐弟恋。把你的号码给他,以后,打发打发无聊时间也好。反正,我知道你没想过网恋的。
  合子说得没错,我没想过网恋,如合子说,我给自己披了一层保护色。不过,听合子这么来推介一个人,实属难得。于是,我也挤近了半只脑袋看他们俩聊天。
  他说,看你如此慌乱,如花丛中的蝴蝶,如何相信上半身的爱情?
  合子回,上半身的爱情讲求的是思想和灵魂,而一个人的语言正是最好的释放。我一看合子这正气凜然的模样,不禁哑然失笑。这不是我昨天才说过的辩论吗?叶子这么快就“学以致用”了。
  他说,你不认为网络中人所透露的,都是最好的一面,而隐藏起丑陋的一面?
  合子说,每一个人都会有光明和黑暗的一面,但当爱一个人时,就会爱他的全部。而爱一个人时,也会不自觉地隐藏起黑暗的一面。这就够了,不是吗?
  他说,我要的正是上半身的爱情。真的喜欢和你聊天,就不能留下你的联系方式,比如QQ号码?
  合子看了我一眼。是呀,我的日子太寂寞与单调了,如一张白纸,就让我信手涂鸦一次吧。于是,我点点头。
  合子对我说,这样我就不能和他聊太多了,免得以后穿了帮。我先让位,让你与他好好地聊会。
  我说,不用了,先加上,以后再聊吧。
  就这样,寥寥无几的好友里多了一个名字——踏雪无痕。
  4
  合子走了,我的寂寞又回到了原点。
  临走前,合子抱了抱我,认真地对我说,叶子,我知道你的认真,所以,你和那个什么踏雪无痕聊天归聊天,千万别动情。网络只适宜看和听,而不适宜参与其中。网上流传一句话:动什么也别动情,伤什么也别伤心。
  你就放心吧,我的感情一直被理智牵着鼻子走呢,哪会是容易动情的女人?
  那好,我就放心回去继续做我的蝴蝶了。嘿嘿。
  你呀,小心花蜜有毒。
  合子说,不怕花蜜有毒,就怕一辈子等不到那一朵花开。
  勇敢的人总是不怕爱错或爱有遗憾,就怕一辈子你也遇不上那个人。只是,遇上了,又能否确定那个就是你一直在等的人?
  比如,那个踏雪无痕,自从上次加了QQ后,竟一次不再遇。
  5
  曾有过的涟漪刹那又回复平静如水。恍惚间,令我错觉,那场偶然或许只是一阵风过。
  人生呀,本来就是充满着遗憾,充满着错过。想想这也没有什么放不下的。于是,在该忙的时候,我忙得没有了自己。在忙完了之后,我有时还是会找不到自己。只有把自己放逐在文字里,音乐里,以此来寻找另一个自己。
  放逐,寻找,也只是为了平衡想像与现实的差距。就如上网是为了进入他的内心世界。
  
  那个以黑色为主调的主页何时进入我视线的?我不知道。当主页慢慢飘出那首曾经至爱的《婴儿》时,才醒过来我沉沦在这里已经很久很久。他的文字,他的语言,他的调侃,我知,是我所梦寐以求的风格。
  是的,在这一刻起,我爱上了他的文字,爱上了用文字编织的伤口,就如面对另一个自己一样的坦白。这是一面镜子,照得见,这是一个有点张狂,有点内藏的男人。同时也把我的心事照亮,这是一个最让我动心的男人。
  偷偷地,我把那博客称为《婴儿》。很可笑吧,一向自诩理智的我竟因文字而爱上一个男人。因为可笑,因此而成为一个温柔的秘密,在我心底开成一朵小花。
  除了这一个小秘密,日子如常。
  偶尔会有惊吓,却不是惊喜。某天下班的路上,我正穿过东风路145号时,往左走是一间燃油公司,往右拐是一条步行街。本来,往左走才是回家的方向。可是那天,说不清为什么站在路口那想了一分钟,然后决定想往右转。一转身,就听见身后转来一声巨响。天哪,那间燃油公司居然就在这一秒爆炸了。离我不过是500米左右。如果,如果……我不敢往下想,也来不及往下想,只懂一个劲地逃离这个可怕现场。
  直到晚上,仍心有余悸。直到我看到他今天的日记写着“今天,附近的燃油公司发生了爆炸,而我,离之不过是过千米的距离。……”他,就在我宿舍的附近?
  他写“忽然悟到生命的无常,世事的难料。如果我属于那间公司的员工,如果我在那天刚好步过,如果有爆炸物刚好落在我头上,如果……是否,这世界从此少了一个我?想来,芸芸众生,多一个我,少一个我,空间依然一样的拥挤。可是,我还没好好地爱过,那个曾经让我刹那间心动的女子我还没有再遇。……”
  他,有令之心动的女子?
  还来不及欢喜,忧伤已经像空气般漫延。转头望窗外,夜空星正稀,月正蒙胧。


  6
  叶子,我怀孕了。他不肯要。你陪我到医院。我不想孩子一生下来没有父亲。
  当初是谁说,只用上半身相爱?
  当初是谁说,动什么也别情,伤什么也别伤心。
  当初是谁说,人在花丛过,片叶不沾身,只做一只绚烂蝴蝶。
  合子,我的合子,搀扶着你从手术室出来时,苍白的脸还写着无悔,你知道我的心有多痛吗?
  我问,那个男人呢?
  合子低头说,他没空。
  是他不方便吧?我尖锐的语气让合子无语了。
  深深叹了口气。都问世间情为何物?不过是一物降一物。想想合子一个貌美女子,自诩为花蝴蝶,却在遇见他的那刻,甘心被刺伤。谁说遇见的都是缘,有时是劫也说不定。
  她爱上的男人已非自由身,有妻有儿,有责任感的同时,内心还满溢着对爱情的渴望。他以爱的名义来遭遇一场艳遇,冠冕堂皇地声明,把责任给她,把爱给你。那个爱他的女子视他的爱为天地,又哪会计较爱与责任孰轻孰重。只有男人才清楚,责任与爱于男人而言,不会是左手与右手般平衡,而是责任在前,爱在后,以此来证明自己是一个好男人,以此来全身而退。是的,一个摆明是不负责任的男人,好女人不会爱上。女人总是容易爱上一个好男人,因为入口甘甜。只是,即使相爱了,也无异于飞蛾扑火。
  合子,你还会再爱他吗?
  只见那一双本是黯然的眸子顿然变得闪亮而坚定,爱,我会爱他爱到他不爱我为止。
  我作昏倒模样,逗得合子一阵脆笑。
  这女人,无药可救,中了爱情盅。
  7
  爱情对于女人来说,意味着什么?牺牲?那么,对于男人来说,又意味着什么?索取?
  今天合子的眼泪和微笑,让我开始怀疑爱情到底是天使或魔鬼?
  我在博客上写下了这段,然后进入《婴儿》,期待看到他那篇未完的日记。
  失望,他没有更新。
  
  当我在一个小时后刷新,他的文字跃然眼前“认识她是在一个无聊夜晚,一间无聊聊天室。因着她,那个夜晚令我时时回想当时美妙。只是,世事常弄人,美好的东西总是稍纵即逝。如今,徒留一个此情只待成追忆的结局。我曾回到旧地方将她再觅。只是,不再遇。缘分,就这样将她从我的世界里带走。可恶!你要钱随便拿,还我QQ号!或,上次我应该问的是手机号码?”
  
  我忍不住留言了,你可以到腾讯公司去申请要回号码的。
  两分钟后,他复我,尝试过,没有用。他竟然在线。
  然后,我不知该说什么了,找不到可以继续相聊的话题。主动一向不是我作风,不是我故作矜持,而是面对陌生,无论是人或事或地,都会心生恐慌。
  那就这样吧。在他同时沉默了五分钟之后,我对自己说,也许,沉默的关注是最好的结局。
  我没想到因为我一时之念的无心说话,而让故事再得以延续。缘份是那般的脆弱,世事却是这般的其妙,你永远不会知道在下一秒会丢了什么人,或相遇什么人。
  
  8
  叶子,你快来,我在聚满堂这等你,他说要请你吃饭,感谢前段时间对我的照顾。
  还没等我拒绝,合子的声音已经柔软下来,你来嘛,你不来,我吃不下。
  哼,你是吃不下那碗和筷子吧。
  合子就知道我拒绝不了她,所以在放肆地大声笑,把我的耳膜都快震聋了。看来这女人忘了之前的痛。所以说“好了伤疤忘了痛”还真是勇敢的女人的专利。
  
  为着不干扰他们的二人世界,我不急不缓踩着石板路,穿过街道,有微风拂过,长裙袂袂。原来,秋天已经在悄无声息中来临,偶尔会有落叶飘落我眼前,然后,堕地。
  有人问,落叶离开树,是因为树的不挽留或风的追求?其实都不是,落叶不过是走到最后的归宿,大地才是她的怀抱。
  若说秋天是收获的季节,为何我只觉意阑珊?莫非是我等待得太久,等待到有点厌倦?
  只是,人生本来就是一场等待,等待最后那个殊途同归的结局。合子总说我内心里隐藏着一种悲观,无论是在笑着或是在意气风发时。始终,她是最懂我的人,若说这世上存在着上半身的爱情,或者,适合我和她这两个女子之间。虽然,我也曾经深爱过一个男子。
  
  聚满堂是一间酒楼,在本地也算是有名有声。远远地,就能看到霓虹灯在黄昏里闪着光芒。远远地,就能感觉到车水马龙的气氛。于是,我收起了所有伤感的情绪。
  还以为只有他们俩在,可推开门,发现还有另一个男人在。哦,原来已经有灯泡在,而且这灯泡长得有点黝黑,貌似那种烧坏的灯泡一样。一想到这比喻,我的嘴角忽然笑了。
  你怎么才来?我都等急了。合子抱怨着。
  哎,我还不是想着成人之美么?然后,再低声地嘟嚷一句,谁知有人那么的不识趣。
  合子没听清楚,急急地拉我走过去,来来来,我向你介绍下,这是他的朋友兼且死党张雷,嘿嘿,和我们一样,都是自小就一起玩耍,一起成长的。
  我作礼貌状地微笑,你好,我叫叶子。
  他也礼尚往来地微笑地回应,你好,我叫张雷。
  
  旁边的合子看了,作昏倒状,我服了你们俩,客气成这样子了。我和他不视而同地对视了一眼,然后都不好意思地笑了,好象是达成了一种某种共识和默契。
  饭桌上,合子的笑声不断,眼里全是幸福感。她的他好象是为了补偿般,殷勤地往合子的碗上堆菜,即使合子不停地用半是柔情半是嗔怒的眼光阻止,他依然故我。
  
  我叹息,合子将必再如飞蛾,义无反顾地沉沦地这个男人的柔情里。她不是不清楚这爱的时限性场合性,只是,为着贪恋这刻,纵以一生的忧伤来交换亦无悔。
  
  爱情,带给女人的,若不是幸,铺满鲜花与芬芳的大道,便会是劫,万死不复,尸骨不全。除非已修炼成妖,才可全身而退。然,若再回头看那修炼成妖的过程,也必是一番心酸泪。
  我渴望爱情,更害怕爱情。
  我明白合子的苦心,她不想我寂寞地虚度光阴。但我不想要这一场安排的遇见,所以,当合子悄声问我给不给手机号码张雷时,我摇头了。
  
  9
  当一颗心越是感觉不到安全感,我越是迷恋网络的虚空。因为那有一个真实的我在无所顾忌地坦露。就如迷恋爱情一样,只因为在爱情里,我看清我自己,我是我自己,我爱上了自己。
  当我写完“我要的爱情是随着秋风悄然降临,然后,在冬天里冬眠,然后,在春天苏醒。遇见那刻,是为了夏天的热烈迸发。”后,我点开了《婴儿》。
  主人好些天没有更新了。他的QQ号码找回来没有?他找到丢失了的她没有?
  再回到自己的博客的时候,发现有人评论,是来自《婴儿》,他说,每一个都在等待着他的爱情,但不等于爱情必须要经过一定的历程才能到来。有时候,爱情说来就来,即使无意失去,亦同样成为烙印。
  我平静地看,一字一句地读,这个男人带给我的震撼超出我想像,以致我不懂得应该如何与他相处才是最好的方式。
  灵魂是一种既坚韧也脆弱的东西,以一种虚幻的形式,飘浮在这个真实世界的上空,冷眼地看着不知所措的我们。
  
  说点什么来延续吧。我对自己说。
  可是,我真的不知该说什么。我对自己无能为力。
  时间滴答滴答地过去,耳边的音乐由激昂走向平淡,再由平淡回滑到激昂,我和他依然用沉默对峙着。到最后,是凌晨的来临结束了这场沉默。
  关闭网页的那刻,我心忽然想,他是否也和我一样,等待着对方伸出的手?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