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百科

广告

我在没有你的城市,穿梭而过

2012-02-13 23:05:11 本文行家:鱼儿悠游

天堂我在没有你的城市,穿梭而过文/瑜儿真正的爱不是占有,而是成全,约束感情的,不是两张大红的纸,而是彼此宽容,彼此尊重隐忍的两颗心。---【题记】1黄昏的微光淡淡的从敞开的窗户透射进来,晕开一圈,暖暖的。他安静的坐在窗前,眼神专注的望着窗外,一动不动,老半天也不变一个姿势。妻来了又去,轻轻合拢的房门隔住了一声叹息。一只蝴蝶从窗口悠悠飞进,吸引了他的注意,那个飘渺的精灵盘旋着盘旋着,绚丽的小翅膀忽闪

  

天堂天堂

 
  我在没有你的城市,穿梭而过
  文/瑜儿


  真正的爱不是占有,而是成全,约束感情的,不是两张大红的纸,
  而是彼此宽容,彼此尊重隐忍的两颗心。
  ---【题记】

  1
  黄昏的微光淡淡的从敞开的窗户透射进来,晕开一圈,暖暖的。
  他安静的坐在窗前,眼神专注的望着窗外,一动不动,老半天也不变一个姿势。
  妻来了又去,轻轻合拢的房门隔住了一声叹息。
  一只蝴蝶从窗口悠悠飞进,吸引了他的注意,那个飘渺的精灵盘旋着盘旋着,绚丽的小翅膀忽闪忽闪,最后停留在桌前一本摊开的日历上。他忽然心就是一惊。瞪着一双眼盯得蝴蝶,那眼神,竟然有些迷茫的,痴了。
  就在同一刻,妻正在厨房和一条鱼战斗,这条早晨市场刚买回的鲜鱼,一直养在清水里,还是活蹦乱跳的。他爱吃鲜鱼,妻总是买回的活鱼自己在家里弄,妻本胆小,这一年也练出来了,刮磷剖肚干净利落眼睛都不带眨的,妻现在有一手烧菜的好手艺,都是为了他练出来的。
  腌制完剁好完的鱼块,妻洗干净了手,晚饭不宜太饱,就做条鱼吧,他一直没什么胃口,只吃一点点,除了鱼,几乎不动别的筷子。于是餐餐鱼,从一开始闻鱼的恶心不敢下刀,到现在手起刀落咔咔几刀完毕,麻利得让她自己都疑惑,这么熟练杀鱼,会不会杀人也这么利索。
  饭做好了,妻端着托盘,一碗鱼,一小碗饭,一碟凉拌黄瓜。简单可口。
  托盘轻轻地放到桌上,他眼睛都没抬一下,依然望着窗外,那只蝴蝶早不见了。顺着窗户的缝隙,横冲直撞了半天,终于寻到一个出口,飞走了。他急急的搜寻,然天空中昏黄的晚霞里,没有看见翅膀划过的痕迹。
  “吃饭了…”
  “出去!”
  “……..”
  妻无言,退了出来,他硬朗的轮廓在微微颤抖,棱角分明的嘴唇紧紧地抿着。他拿起桌上的日历,红色水笔画着的日期旁,是一个彩色的,美丽的小蛋糕。他紧紧地盯着,吧嗒,一滴大大的泪水,掉落在日历上,晕开一个粉红的浅浅的痕迹。


  2
  夜,渐渐来临,淡淡的月光温柔的倾洒,窗里窗外,除了夜还是夜。
  两个人的屋子,死寂寂的,唯一的儿子早已出国读书两年,除了偶尔的电话铃声惊扰。
  妻很落寞,经常守在电话前发呆,妻不爱出去串门,这个新搬小区住的全是有身份的人,她每次出门买菜都给门卫当成保姆,审查半天,妻知道自己土,为了不给他丢份子,除了必要的出门,她都呆在家里。或者看电视,或者在厨房捣鼓,变着花样的给他做菜,他动筷子很少,胃口也越来越小,甚至一天只吃一顿,妻不言不语,依然做,再依然原封不动的端下来。在他态度和气时,也会对妻笑一下,这时候的妻,却如若惊雷,飞快的逃离到厨房,瘦弱的身影,倚在门后,泪流满面。
  妻知道,他不爱她,要不是他老爹那一顿棒子,他不会娶她,要不是他妈以死相逼,他早就和她去了民政局,那个大红的本本,就会变成绿色。
  妻也知道,他心里住着人,虽然他总是对自己冷冰冰,可是她知足了,他有良心,上了大学进了城,干出成绩坐上了轿车,他没食言,接她来了城里,给她最好的生活,只是她自己,离开了鸡鸭猪圈,离开了那个乡土山村,来到这舒适的城市里,一点也不习惯手脚都没处放。村里那个女人不羡慕她啊,那样高大英俊的丈夫,聪明懂事的儿子。鸡窝里的鸡变成凤凰。乐得她的爹娘,直夸她有眼力,也不枉那么些年,花大把的银子帮衬这个穷光蛋。尽心尽力伺候两老人,操持家务,把一个一贫如洗的家,支撑的几十年没垮。
  妻更知道,那个他心里的女人是他的小学同学,中学直到大学都在一起念,那个女人弯弯的眉毛甜甜的笑,一双大眼睛忽闪忽闪。她见过一次,是在他单位的门前,她买完菜,又买了他爱吃的葱油饼。急巴巴的想给他送去。还没走到就远远的看到了他们,他和那个女人仿佛在吵架,他在哀求,那个女人还是决绝离开,他去拽那个女人的衣服,她急了,丢下手里的菜,急急的往他们跟前跑,却忘记了这不是乡下,那公路上跑的也不是拉粪的牛车。
  那个清晨的天真是蓝啊,一切都看得很清晰,在她失去意识之前,她清楚的看到了,那个女人穿了件浅绿的裙,云鬓高贵,美若春天,伸过来的手,白皙修长……

.
  3
  夜好深了,他依然没开灯,蜷曲在藤椅了里的身体萎缩成团。
  他已经憔悴了好久,躲在这间狭小的屋子里,任凭自己的公司乱成一团。自从那次吵架过后,他就再也没见过她。曾经生生死死的承诺瞬间随风。已不复回转。他知道,此生已不可能给她幸福,应该放她远去,可是为何总难割舍这份刻骨铭心的思念,如噬骨虫吞嚼着他得心,焦灼难寐,夜夜无眠,…
  自古忠孝不两全,他的妻,视他为天,几十年辛辛苦苦操持,他不忍。也不能。
  她苦苦等了他十几年,依然是空,她没有理由离开吗?她没有理由嫁人吗?她已是剩女已是黄花,难得有个愿意娶她的….
  他无言,可是拽着她的衣袖不愿松手,他知道,这一松手,就是天涯….
  月光淡淡的穿透了玻璃窗,投影在桌上,那本日历上的红圈依稀可见,他的生日就在明天,每年这个时候他都要找个理由和她一起渡过。什么也不做即使安静的看着彼此已很满足。今年他的生日,她还会来吗?这个问题已经纠缠了他好久,她一去无消息断的干干净净。她的电话停机,住处住进了新客。到处都没有她的消息。仿佛这个人从不曾来过他身边,仿佛他们从不曾相爱从不曾山盟海誓。没有生死相依没有承诺不离不弃过….
  他累了,微微仰头靠在椅背上,迷迷糊糊想着想着,睡着了。
  滴滴滴,滴滴滴,
  一阵手机短信的声音把他从梦中惊醒,他迷糊糊的摸来摸去,摸到掉落怀里的手机,手机提示有十条未读短信,是个极陌生的号码,他颤抖的打开,十条短信一个内容:生日快乐,保重自己,我很好勿念,希望看到重新站起来的你….
  啊,是她么是她么??他最心爱的宝贝,他慌忙拨打那个生号码。提示关机,再打依然关机。他忽的从椅子上跳下,一把拉开了半掩的窗帘,推开久闭的窗户。窗外,阳光明媚,清晨的风正徐徐的吹,院子里的观景树,激动的摇曳着叶片。哗啦啦的好像在唱歌。
  厨房传来锅碗的声响,案板上,妻好像在剁什么东西,帮帮作响,他转身,走到衣柜前,柜前的大镜子,照出了一张仪容邋遢胡茬密布的容颜。他手摸了摸下巴,苦涩的笑了。
  拉开门,厨房里是妻讨好的笑脸,手里还握着切菜刀。厨房里大盘小盘都是菜,一个圆圆的小蛋糕,端正的摆在客厅的茶几上,他忽然想流泪,却只是对着有些慌乱的妻,淡淡的说了句
  “我饿了---”


  4
  一切都仿佛过去了,日子更加的波澜不惊,那天过后,他走出了这间屋子,又开始了早出晚归,公司的事处理井井有条,业务蒸蒸日上。回家了也和他的妻淡淡得打声招呼,摆上桌的饭菜都会吃上几口,妻很满足,她真的要的不多。她依然默默的,如同从前,对于他的突然改变,甚至没有多问一个字,仿佛这一切,都那么理所当然。
  那个电话号他始终没打通,总是提示关机。他发了无数的短信从无回复。但他知道,在这个尘世间,他不是孤独的一个人。他爱过,也被爱过,他牵念,也被牵念……
  .......
  半年后,他的公司做的风生水起,版图不断扩大。
  一次外地出差,酒桌上偶遇中学同学,几番推杯换盏之后,同学沉吟着说:“我可真是佩服你,肖若去世后,我们一干同学都伤心,心想你肯定承受不了,十几年的感情了终还是没能在一起。大家都不知怎么安慰你,毕竟她是为了救嫂子才……”
  “你说什么??”他恍若惊雷,忽的站起身,碰的酒桌上的酒杯哗啦作响。
  “肖若不是为了救嫂子……出了车祸吗,你……我……”
  同学惊愕的张大嘴,结巴的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他昏昏沉沉的离开酒桌,开车回住宿的酒店,酒店门口两个青春的面孔在拉拉扯扯,男孩拽着女孩的衣角。可怜巴巴的哀求,女孩盈然一笑,撅起的小嘴绽开了花。两人一下子又甜甜蜜蜜的并肩牵手了。
  ----求你,别离开我
  ----为什么,我已经这么老了,有人要就不错了
  ----不准不准,我不准
  ---你凭什么不准,你是我的谁?
  ---我爱你,你明知道的,求你,若,不要这么残忍,我不能没有你。
  ----别说了,我不想听,我走了,他在等我
  ---别走,若.,
  ---你放手,回去跟你孩子他妈好好过吧。她是个好女人,我们无缘无份,我也不想再继续纠缠我太疲倦了,
  ---咦,是你孩子妈妈。哎呀,
  ----若,别跑,若……
  奔跑,车流,鲜血,碰撞……一切归于平静,他昏昏沉沉的倒了下去,醒来后大脑就自动隐去了这段记忆。他只记得他和她吵架,她决然离去。
  他伏在车里的方向盘上,泪水绝提,压抑了许久的情感,瞬间喷薄而出。冷硬的棱角全部不见,此刻他只是一个脆弱的委屈的男人。


  5
  他提前结束了出差,回到家正是黄昏,妻不在,家里空荡荡的,厨房也那么的安静,他竟有点不习惯。
  放下衣物,他来到了妻的门前,妻的屋门从来不锁。他却几乎没进来过。
  屋内,很简单,除了干净的床,床前的小柜上只摆着一张照片。那是他们唯一的一次合影,儿子出国前拍的,他的嘴唇紧紧抿着,妻却笑得很灿烂,他轻轻注视,突然发现妻也长得挺清秀的,儿子特像她,奇怪自己以前怎么从没发现。
  放下照片,拉开抽屉,一个紧扣的糖果盒子里,红艳艳的两本结婚证,儿子的一些用过的小物件,几张已发黄的照片,几张缴费单,他曾用过的工作证毕业证。他一一翻过。角落里,安静的躺着一张他预料之中的手机卡,他颤抖的掏出手机,去掉自己卡装上盒子里的,开机,熟悉的短信滴滴声,一声接一声的响起。屏幕上那么多的短信全是一个号码,这个号码,他用了十年。熟悉的不能再熟悉。
  他咬了咬牙闭上眼睛,疲倦的叹了口气。
  --------
  肖若的墓夹杂在一群陌生的名字中间,他一路寻去,终于看到了那张他朝思暮想的美丽容颜。从口袋里掏出洁白的手绢,他轻轻地擦拭着,直到她的面容无暇纯净。
  十一枝娇艳的玫瑰。包装精美,趁着素雅点点的满天星。花香引来一只绚丽的蝶,忽闪的小翅膀在阳光下闪耀着金色。他不禁看痴了。
  轻轻俯下身,他把脸颊贴在冰凉的石碑,好久好久……
  黄昏的微光,温柔的映在他的身上她的面颊上。世界好安静,除了几声昆虫的低鸣,傍晚的凉风吹走了燥热,夜渐渐清凉。
  他缓缓起身下山,从夜驶向灯火,一路川流不息的人流车流,有秩序的前进后退左拐右倒。彼此行进自己的轨道上,擦身又别离。
  临近家门的地方,有家小小的花店,恍惚记得,妻,曾多次在这里伫立。
  他缓缓停车,抬头望了望楼上自家的窗户,妻的身影朦胧在淡花的窗帘。他轻轻打开车门,迎着清香,向花店里走去……
  ........
  我在没有你的城市
  穿梭
  世界都是一个颜色
  黑夜和白昼剥离
  冷漠刺伤着喜悦
  马路上的他和她
  安静的
  擦肩而过
  穿梭在没有你的城市
  世界都是一个颜色
  你听你听
  多么沉默的夜晚
  只有那些忧伤的花儿
  静静的
  绽放着寂寞
  -----------
  

人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本文行家向Ta提问

鱼儿悠游鱼儿悠游,本名何瑜,博客名瑜儿,热爱文学,喜欢写作,尤以写小说为主,作品散见《旅途》《散文选刊》《笔友》《牡丹江晨报》《咸阳文化》等报纸杂志网刊。现任几大论坛版主,两家原创文学网站编辑,新浪草根博客编辑。希望能有个交流的平台,互相学习,共同进步。

行家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