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百科

广告

九重紫(作者:吱吱)最新连载

2013-02-03 03:45:17 本文行家:iennnse

窦昭看着纪氏的一举一动,强忍着才没有笑出来。 她刚进侯府的时候,没少给魏家那些管事妈妈或是管事们这样的脸色看。玉簪一个因机缘巧合才上位的小丫鬟,哪里经得住这样的场面?无所事事地被晾在一旁,听着纪氏身边丫鬟的冷嘲热讽、看着纪氏身边婆子的冷眼的玉簪决定去找妥娘。

  窦昭看着纪氏的一举一动,强忍着才没有笑出来。

  她刚进侯府的时候,没少给魏家那些管事妈妈或是管事们这样的脸色看。玉簪一个因机缘巧合才上位的小丫鬟,哪里经得住这样的场面?无所事事地被晾在一旁,听着纪氏身边丫鬟的冷嘲热讽、看着纪氏身边婆子的冷眼的玉簪决定去找妥娘。

  没想到妥娘不在!她见住在妥娘隔壁那个穿着绿裳的丫鬟面相和善,问道:“姐姐,您知道四小姐身边的素馨去哪里了吗?”

  那丫鬟正对着妆镜在戴耳环,闻言道:“玉簪和王管事去了真定州。”

  玉簪愣住。鬟收起妆镜,笑着走了过来,道:“你是新来的?我怎么瞧着面生。”

  王管事是我们太太的陪房管事,我们太太吃不惯北直隶的饭菜,纪府的老太太就常让纪家的铺子给太太送些东西过来。王管事要去州里给太太拿东西,太太见四小姐很喜欢七姐儿的玩偶,素馨又是四小姐跟前最讨四小姐喜欢的,想来知道四小姐的喜好,就让素馨跟着王管事去州里纪氏的铺子里挑一个。

  她明天下午应该可以回来了。

  玉簪妒忌得两眼发红。纪氏在真定州的铺子还卖西洋的玩意。大庆媳妇去过一次,花了二十几两银子买了个小小的鎏金胭脂盒,上面画着个西洋的美人,大庆媳妇当成宝贝似的藏着,过年的时候才拿出来显摆显摆。

  还说以后要是发了财,怎么也要好好地再去逛逛。素馨竟然能由六太太的陪房管事陪着去逛纪氏的铺子,那纪氏铺子的伙计们看在六太太的面子上,肯定会对她迎进奉出的。比起大庆媳妇来不知道要威风多少倍。

  她怎么就交了这样的狗屎运呢?说来说去,她哪点比得上自己?不过就是会巴着四小姐不放而已……玉簪想着,脑子里灵光一闪。

  对啊。素馨那个呆头呆脑的都能讨了四小姐的欢心,凭自己的机灵,四小姐还不是手到擒来?

  想到这里,她朝那丫鬟道了声谢,把包袱丢在了妥娘屋里,自己打水洗了把脸,匆匆去了正房。

  纪氏正带着窦昭站在树荫下。指使着小丫鬟采凤仙花:“……用小碗捣碎了,加点明矾,放一夜,明天就可以给我们寿姑染指甲了。”

  她说着,蹲下身来托起窦昭的小手。带着婴儿肥的小手白白嫩嫩的。

  肌肤仿佛吹弹欲破,小小的指甲精致秀气,摊开了,手背上就出现了几个小窝,纪氏心里软得滴出水来。

  玉簪忙上前给纪氏和窦昭行礼:“六太太,四小姐!”

  “哦,你过来了。”

  纪氏语气和蔼,相比刚才的冷淡,简直是天壤之别。玉簪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忙应了声“是”,讨好地道:“奴婢看着素馨不在屋里,想着四小姐身边缺人,放下包袱就赶了过来。”

  纪氏点头。窦昭则朝着她笑了笑。玉簪悬着的心终于落了地。

  人人都说东府的六太太为人和善,刚才可能是有什么不顺心的事正好让自己碰到了。有小丫鬟捧了装着凤仙花的琉璃盅过来:“六太太。您看行吗?”

  纪氏面露犹豫,好像有点拿不定主意的样子。玉簪立刻殷勤地道:“六太太,从前我们奶奶在的时候,我常帮着摘凤仙花。”

  一面说,一面去拨弄着琉璃盅里的凤仙花,“您瞧,这个就嫩了些……”“看样子你还真有几分眼力。”

  纪氏笑着赞了她一句。

  玉簪心花怒放。挑好了凤仙花,纪氏带着窦昭回屋。

  玉簪连忙跟上。三伯母过来了:“六弟妹,忙啊!”

  站在门口和纪氏打招呼,并不进去。

  纪氏看了窦昭一眼,犹豫片刻,吩咐那小丫鬟:“领了四小姐屋里去。”

  然后整了整鬓角,笑着朝三伯母走去。窦昭和小丫鬟、玉簪进了屋。小丫鬟把琉璃盅放炕桌上,笑着对站在炕边的窦昭道:“四小姐,我去把装明矾的罐子拿过来,您站在这里不要动。”

  又拜托玉簪,“姐姐看着点四小姐。”

  “你放心去吧,这里有我呢!”

  玉簪满脸笑容。小丫鬟蹬蹬蹬地跑去了后面的套间。玉簪蹲下来和窦昭说着话:“四小姐,你想不想去荡秋千?”

  你让素馨回府,我就带你去荡秋千,还每天都和你玩翻绳、丢沙包,好不好?

  窦昭懒得理她。玉簪自顾自地说了半天窦昭都没有反应,她很是无趣,又因为前先站了半天,此时一直蹲着,起身的时候腿有点发软,手就扶在了炕桌上,炕桌一翘,“哐咚”一声翻在了炕上,搁在炕桌上的琉璃盅骨碌碌从炕上落到地上,“叭”地一声碎成了几块,里面装着的凤仙花瓣也散落得到处都是。

  她一下子傻了眼。“怎么了?”

  听到动静的小丫鬟抱着个景泰蓝的小磁罐就冲了进来,看见摔破的琉璃盅吓得脸都白了,“怎么会这样?”

  原本立在庑廊下的丫鬟也都冲了进来。

  大家的目光都落在了玉簪的身上。

  “不是我,不是我!”

  玉簪下意识地否定,眼角的余光不经意间掠过站在一旁的窦昭,她顿时如抓到了根救命草,“是四小姐……对,是四小姐失手打翻的!”

  ※※※※※纪氏脸色铁青,吩咐采蓝:“去请了西府的俞嬷嬷过来。”

  屋里服侍的大气也不敢出一声,见王嬷嬷打了个手势,纷纷松了口气。

  鱼贯着退了下去。纪氏这才发起脾气来:“这个玉簪,死不足惜!”

  她先抑后扬,就是想让玉簪得意之下出错,好找个借口教训玉簪。

  谁知道她还没有下手,玉簪就做出这等龌龊事来。“也难怪素馨和她打了起来。”

  王嬷嬷也颇为感慨,但还是劝着纪氏。“还好发现得早,不然四小姐还不知道要吃多少暗亏呢!”

  纪氏想起窦昭那软软的小手,眼眶微红,轻声道:“寿姑呢?”

  “采菽和采蓝陪着四小姐在院子里摘凤仙花呢!”

  王嬷嬷笑道,“玩得可高兴了。”

  纪氏眼底就有了几分笑意,踌躇道:“你说,把寿姑养到我屋里。怎样?”

  王嬷嬷眼皮子一跳,道:“三太太过来,就是和您商量这事?”

  纪氏沉默半晌,微微颔首。

  王嬷嬷倒吸了口冷气,道:“我们能不能不管这件事?”

  ※※※※※采蓝过去的时候。俞嬷嬷正焦头烂额。

  栖霞院吵成了一锅粥,诸家的人又赶过来说要退亲,庞家的人狐假虎威地在那里使唤这个指使那个,偏生老太爷和七爷都不见了踪影,她不过是个妇仆而已,哪一件、哪一桩是她能够当家作主的?

  那些管事、管事妈妈能躲则躲,能推则推,都把她推上前,偏生她背着七爷的托付。想避都避不了,只好硬着头皮上前,安抚了这个安抚那个,总算是没有出什么事。好不容易等老太爷回了府,东府的六太太又差了人让她过去。

  别人叫她,她都可以推辞。

  四小姐如今在东府的六房,六太太叫她,她却是一刻也不能耽搁。她抚着额问来禀告小丫鬟:“说了是什么事吗?”

  小丫鬟摇头:“只说是让您快点过去。”

  俞嬷嬷只好交待了霍妈妈几句,带着两个小丫鬟去了东府。

  迎她的是王嬷嬷。王嬷嬷并没有直接把她领去正房,而是请她到一旁的耳房坐了。“老姐姐,”她拉着俞嬷嬷的手道,“我知道你这些日子忙得脚不沾地,要不是事情急,我们太太也不会请了姐姐过来。”

  她把玉簪的事告诉了俞嬷嬷,“……不过是打碎了东西,最多被我们太太教训一顿,可她却栽赃到了四小姐头上,可见她平日有多嚣张。”

  要不是顾着前头奶奶的名声,我们太太当时就要发作她了……”俞嬷嬷还没有听完,脑袋“嗡”地一声。

  她就知道会出事!

  府里的那些丫鬟婆子见大庆媳妇没有把四小姐放在眼里,就有样学样,跟着张狂起来,特别是像玉簪这样眼皮子浅的,简直就有些不知所谓了。

  归根到底,这全是儿子惹出来的祸。

  可儿大不由娘。

  她主内,儿子主外,有些事等她知道的时候木已成舟,她教训了儿子几次,开始儿子只是听着,后来索性和她顶起嘴来:“我们是前头奶奶的人,不管是谁做了七爷的填房都容不下我们,还不如趁着现在给自己留条后路。”

  她知道儿子说得有道理,可她服侍了赵、窦两家的人一辈子,离开了赵、窦两家,她还能去哪里?

  儿子道:“你放心,我不会动四小姐的东西,只不过是借着赵、窦两名义,借着四小姐的银子做几桩买卖,等积攒些本钱和声誉了,您就借口年纪大了,我们求新太太一个恩典,让我们回老家去。那新太太只怕高兴得要笑起来,哪里还会阻挡?”

  如今六太太对她不满,这件事只怕就没这么容易了。俞嬷嬷有些惶恐地抓住了王嬷嬷的手:“十个手指有长短,我现在按下了这个就浮起来了那个,头都是晕的,还请姐姐告诉我该怎么做!”

  “姐姐也是主家身边的老人了,仔细想想,自然就有了主意。”

  虽说这么说,王嬷嬷却笑道,“玉簪这样的丫鬟我见得多了,是个不省心的,留在身边总是个祸害。”

  然后带她去见了纪氏。

分享:
标签: 九重紫 聚笔阁 小说 | 收藏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